纪念改革开放30年 青海畜牧业:草原和农区联动。本网讯
家住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甘子河乡尕海村的牧民加合力,近十年共投资15万元,逐步给自家的草场修建了围栏,并引进优质种畜5头,修建了120平方米的养羊暖棚,年收入达到了2.3万元。据悉,在海晏县像加合力这样的牧民已涌现出不少。
海晏县近几年每年落实支农资金200万元左右,用于暖棚建设、牦牛和藏系羊的提纯复壮、引进优良生产母畜,不仅降低了成年畜的死亡率,还使羔羊的繁育成活率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每只藏系羊产毛量提高了0.2公斤,每只细毛羊的产毛量增加了0.5公斤,目前,该县90%的牧民实现了养羊暖棚化。

在金银滩草原,有一群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羊老外”,与当地的藏系羊和小尾寒羊相比,它们体格高大肥硕,毛也较厚实。这里的农牧民群众告诉我们,这可都是宝贝,它们与当地羊“结亲”后产的羔羊好养,而且能卖大价钱。2004年,好多人都靠养这种杂交羊挣了钱。
海北藏族自治州是我省重要的畜牧业区,养羊业是该州畜牧业的支柱产业。近几年,海北州越来越认识到遗传育种的重要性,按照将环湖地区建成具有高原特色的现代畜牧业经济区的要求,年年拨出专款实施牲畜“种子工程”。根据世界养羊业出现的由毛用型转向肉毛兼用和肉用型的新趋势,以及人们饮食结构的变化,引进优良肉羊品种,与当地品种杂交,利用杂交羊在产肉性能上的优势进行肉羊生产,特别是肥羔生产。经过几年艰难探索,从国外引进的陶赛特、波得代、萨福克等世界着名肉羊品种已与当地羊“结亲”繁子,并应用到畜牧业生产中。2002至2004年,已推广良种羊12000余只。
为迅速扩大良种数量,减少种羊引进费用,承担良种引进工作的海北州牧科所开展了高草地畜牧业胚胎移植项目,2001年首次引进澳大利亚陶赛特绵羊冷冻胚胎成功地进行了移植,2004年11月,又从国外引进了207枚冷冻胚胎,进行了规模最大的一次胚胎移植,目前,受体母羊已是大腹便便,不久将产羔。此项技术的应用,在我省高寒牧区畜牧业生产中属首例,达到了国内外同类技术应用先进水平。经过几年的引进和纯种繁殖,截至2004年底,海北良种肉羊繁殖饲养场有纯种母羊200只、种公羊100只。
良种与当地羊经济杂交推广的效果日益显现。在海晏县哈勒景蒙古族乡,门源回族自治县麻莲乡、苏吉滩乡等地,农牧民群众要求用良种肉羊进行杂交的积极性越来越高,大家自发组织,多方筹资修建配种点,由科技人员上门无偿服务。受配母羊数逐年增加,受胎率也从60%多提高到了90%以上。这些借海北藏系母羊之腹出生的杂交羊,对高寒牧区生态环境有良好的适应性,出生后日增重185克,1月龄羔羊平均体重10公斤,比同龄藏系羔羊重3公斤左右,相当于藏系羔羊断奶体重。杂交周岁羊产毛量也比当地羊提高24%左右。据饲养了杂交羊的海晏县哈勒景乡永丰村村民说,一只当年出栏的杂交羔羊能卖300多元,比养其它羊多挣近200元呢。
海北州牧科所所长、高级工程师马增义告诉我们,今年还将从南美洲引进一种个体大、优质毛多,名叫“羊驼”的羊,在宋秀岩省长的支持下,37万引进资金已经到位。干了几十年畜牧科研工作的马增义说,以这几年的成功经验,用国外良种羊一代代选育下去,五至八年可基本满足海北州畜牧业普及优良品种的需要。“种子工程”将会发挥出一粒种子改变一个世界的作用。

改革开放30年,从环湖牧区到青南高寒牧区,再到东部农业区“没有草原的牧区”。我省牧区从最初的草场承包到户,牲畜作价归户;到改革畜产品统派统购,取消指令计划;再到畜牧业开始走上市场化轨道,到如今走出了一条发展现代畜牧业的富民之路。
海晏县哈勒景乡是我省环湖草地畜牧业生产基地之中的半细毛羔羊繁育基地,也是我省现代畜牧业经济最为发达和活跃的地区之一。截至今年8月中旬,全村已出售羔羊800多只,其中,永丰村精心选育的半细毛羊公羔,以每只600元的价格出售,这个价格是其它同龄羔羊的4倍,是藏系羊种公羔的3倍。
近年来,海晏县针对草场承载能力有限的现状,通过正确引导,牧民群众转变了以牲畜数量衡量贫富的旧观念,积极开展牛羊育肥,大力发展羔羊经济,不仅加快了牲畜周转,而且减轻了草场压力。同时还实施“种子工程”,引进优良畜种,积极开展绵羊改良,修建羊用药浴池,全县42.26万只羊全部洗上了药浴,畜牧业连续17年夺得丰收。
由此,让我们来放眼整个环湖牧区,畜多草少是一个制约畜牧业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改革开放30年,尤其是西部大开发以来,环湖牧区大力开展了畜牧业内部结构的调整,重点解决日趋突出的畜草矛盾,在“建基地、攻单产、创特色、增效益”的同时,大力发展“牧繁农育”、“自繁自育”式农区畜牧业,使牧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环湖牧区,现在牧民们养羊都会这样算账,每年枯草期将近8个月,一只自产的半细毛羔羊养到成年,需要3年?5年,每天还要吃掉1公斤的饲草,最后也只能卖到1000元左右,平均产值还不到1元,还不算设施和人工投入。而一只羔羊从出生到出售吃两个月的奶,吃一个多月的草,最多用110天,就能卖到200元,这样一只羊羔就能给牧户每天带来1.7元的产值。这样既能解决畜草矛盾,还能带来丰厚的收益。
全省畜牧业看环湖,环湖畜牧业看海北。近几年,海北羔羊走俏省内外市场,羔羊出售成为畜牧业产业化发展的突破口。如今的羔羊育肥牧户与内蒙古草原兴发集团和遍布该州的牧民中介组织及个体贩运者紧密相连,形成了市场连龙头企业,企业、中介组织带动千家万户生产的产业链,为解决草畜矛盾,联结生产与市场闯出了一条新路,大大提高了畜牧业的经济效益。
为从根本上改变牲畜“夏壮秋肥冬瘦春死”这一状况,环湖牧区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修建羊用暖棚、围栏草场,所有牧户实现了定居、围栏、棚圈、种草、饮水设施“五配套”。十几年坚持不懈,彻底结束了牧民们“坐拥千只牛羊,合家一顶帐房”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目前,我省牧民群众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远远高于农业区农民的收入,仅门源回族自治县现代高效畜牧业主要示范区皇城蒙古族乡、苏吉滩等乡,年人均纯收入达到了3698元。
30年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青南牧区防灾基地建设。持之以恒,投入巨资在青南牧区建设以牧民定居点、网围栏、牲畜暖棚、圈窝种草为内容的“四配套”建设。
五月初的高原牧区,草场还未泛青,也是牛羊膘情最差的时候,而在地处东部农业区平安县古城回族乡沙卡村村民们正忙着出售育肥的牛羊。
“今年我家共育肥360只羊,一只羊赚100元左右,仅此每年我家就能赚个三五万元。”58岁的马有义说。
西部、南部牧区大量繁殖牛羊,而东部农业区集中贩运、育肥销售的“西繁东育”工程,政府除给予资金、政策等扶持外,大力推行反季节育肥和舍饲圈养等技术,保证农牧户之间建立起长期稳定的购销关系,实现繁殖、育肥和销售一体化服务的产业链条。给坐拥资源的牧民和在农业区大量剩余劳动力找到了增收出路。目前,畜牧业已成为东部农业区农民增收三大支柱之一。
近年来,东部农业区重点开展了奶牛胚胎移植、牛冷配人工授精技术等一系列新技术推广,奶牛养殖、牛羊育肥、优质牧草栽培、肉牛羊杂交改良、暖棚养殖等技术深入千家万户。实施了黄牛良种繁育体系建设、瘦肉型猪繁育体系建设工程,商品瘦肉型猪基本实现杂交化,蛋肉鸡基本实现良种化。
截至目前,东部农业区各类规模养殖户发展到2.4万户,建成各类养殖小区73个,形成了一批牛羊贩运育肥、奶牛养殖、仔猪繁育等为主的专业村,城郊及川水地区奶牛、生猪、家禽规模养殖,浅山牛羊育肥、肉牛羊生产,脑山传统草食畜养殖的区域发展格局初步形成。实现了牧区和农区资源优势互补,走出了一条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农区和牧区共同发展的双赢之路。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