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参加芜湖农博会带来的效应啊!现在每天订购鸡蛋、土鸡的电话不断,根本不愁销路,就怕订单太多,产品供应不上。”繁昌县文勇土鸡养殖场老总桂宗文近日乐呵呵地对人说。
原来,在今年的芜湖农业博览会上,桂宗文养殖场展销的品牌“枣园土鸡蛋”,受到了市民的青睐,展销的产品全部销售一空。不仅如此,养殖场和产品知名度也打出去了,目前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以前每天只能卖1000个左右的土鸡蛋,现在每天至少卖4000多个,来自芜湖市及周边县区的企事业单位和个人的订单源源不断。
芜湖农业博览会带来的“热效应”,拓展了企业市场空间,提高了品牌知名度,也增加了桂宗文的生产经营信心。桂宗文说现在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心里又有了新的发展规划,将投资300万元,新建集屠宰、深加工以及真空包装等为一体的项目。

陈磊说:“我的土鸡蛋现在都卖到省外了,还有点供不上,顾客对鸡蛋评价很高。”

优质土鸡卖不掉怎么办,找大学村官官尧理。官尧理是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白节镇福华村的大学生村官,他在朋友圈吆喝帮助农民解决了滞销的农产品,是当地人们群众最为喜爱的村官。
“小尧,感谢你哟,若不是你在‘朋友圈’帮我吆喝,我的这些土鸡和土鸡蛋啷个卖得脱嘛,更不要说扩大养殖规模了。”4月17日,看着大学生村官尧理带着几个年轻人上山来买自家的土鸡和土鸡蛋,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白节镇福华村八组贫困户张明祥心里乐开花,连连向大学生村官尧理道谢。
深山养优质土鸡卖不掉
今年42岁的张明祥居住在福华村600多米高的半山坡上,由于周边村民外出打工,方圆2公里仅有3户人家。由于家中只有他们父子俩,耳聋眼花的父亲已70多岁,让他根本没法外出打工。为了赚点钱贴补家用,2015年3月,张明祥就买回了700多只脱温土鸡苗利用房前屋后的山林进行散养。为了节约养殖成本,他除了每天每只鸡喂2两玉米或谷子外,其余时间任由其在山上觅虫子、吃青草。
按说,这样养殖出来的土鸡应该不愁销。然而,令张明祥没有想到的是,在饲养了10个月后的今年1月,他谋划着利用人们过年期间都要买鸡待客的节点想大赚一把时,却令他傻了眼:他挑到集市上出售时,商贩有意压价只出10元每斤,而零买的市民大多对土鸡没有鉴别能力,对他养殖的土鸡也不买账,令他懊恼不已。尤其是土鸡蛋,有时只卖几角钱1枚。
面对滞销的土鸡和土鸡蛋,心急如焚的张明祥就找到村里的大学生村官尧理,希望能帮他一把度过难关。
泸州人爱吃鸡,土鸡的市场需求量很大,张明祥喂养的纯土鸡为何卖不出去?经尧理一番了解,现在养商品鸡的养殖户多了,品种也多,有经验的养殖户按照客户的订单进行养殖和回收,而张明祥却是单打独斗地养殖。“而且他是初次搞养殖,不懂市场行情,没有经验,没有销路,鸡的品质虽好,但没有稳定的订单和大规模的客源,最终造成这些鸡滞销。”尧理告诉笔者。
“朋友圈”来帮忙
面对无助的张明祥,尧理来到张明祥位于大山中的养殖基地现场查看。面对一只只优质生态的土鸡和1枚枚新鲜的土鸡蛋,尧理马上将土鸡和土鸡蛋放到微信“朋友圈”,2分钟后,就有3个朋友要他带回3只土鸡和100枚鸡蛋。
这以后,尧理都要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吆喝,很快就为张明祥打开了销路,到4月上旬,张明祥喂了一年的700多只土鸡已卖了430多只,很多市民还徒步上山亲自感受张明祥的土鸡喂养过程。尧理告诉笔者:“微信可以一对一营销,方便客户与我交流下单。此外微信还有个特别好的功能就是‘找附近的人’,现在我给张明祥找的很多客户都是通过这个功能找到的。”尧理透露。
由于尧理的“微信圈”相助和客户间口口相传,张明祥也不再为土鸡销售犯愁了。张明祥高兴地告诉笔者:“现在有了小尧的帮助,我的养殖场犹如‘搬’进了集市,客人可自行上山来购买,我也可以送货上门。平均每天要卖五六只,最多的一天卖了12只土鸡。而我的这些土鸡,很多母鸡都已下蛋,每天要捡上100个蛋,每个蛋已卖到了1~1.2元。”
随着自己的土鸡和土鸡蛋在外知名度的不断提高和销路的扩大,张明祥信心倍增。目前,他又在尧理的帮助下,利用自己的鸡蛋孵出了800多只小鸡苗来扩大养殖规模,并着手准备把房前屋后的20多亩山林打造成“亲子农场”,让客人自己来点买点杀土鸡,体验在山上草丛中捡拾鸡蛋的乐趣,将土鸡养殖做到极致。

为改变这一现状,李少春决定在朋友圈里做推广销售土鸡蛋的尝试。

图片 1

近日,浙江省仙居县迎来杨梅采摘和销售旺季。为保持果肉的新鲜度,果农们通常在凌晨上山采摘杨梅,抓紧时间分拣、装运,及时供应市场。据了解,仙居县杨梅种植面积13.8万亩,投产面积12.5万亩,2018年总产量9万吨,产值6.67亿元。图为6月27日果农在仙居县一市场叫卖杨梅。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早就听当地人讲,安徽省庐江县冶父山镇幸福村的双山有个远近闻名的生态养鸡场,出产的土鸡蛋除了供应庐江周边市场,还通过电子销售平台,销往全国各地,带动了全村产业发展。近日,在冶父山镇畜牧站站长张辉明的带领下,笔者进入茂密的山林深处,来到辉农生态养鸡场。

让李少春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则朋友圈代售鸡蛋的小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不少朋友替他点赞和转发,有的朋友还主动加入到推销鸡蛋队伍中。“不到半天时间,养鸡场的5000多个鸡蛋就销售一空。”

说话间,他随手从鸡舍里拿起一个鸡蛋。小小的鸡蛋从形体上与超市里的鸡蛋并无不同,但颜色却不大一样,硬硬的鸡蛋壳呈现出淡绿色。李少春解释:“山里放养的鸡吃的草多,其体内叶绿素比圈养的鸡要多,所以鸡蛋便呈现淡绿色,市场上稀罕得很。”

尝到甜头的冶父山镇石山社区卓逸家庭农场负责人陈磊笑着说,通过微商形式销售土鸡蛋,不仅知名度打开了,客户的订单也多了起来。

无独有偶,与幸福村双山相隔不远,位于冶父山镇罗岗村四十担山上的徐记土鸡养殖场,也从“触电”中获得明显的经济效益。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电话:010-62110034

通过线上营销,冶父山镇2018年销售土鸡蛋240多吨,销售额逾4000万元,带动当地收购价格较前两年上涨20%以上,参与农户户均增收5000多元,甚至还出现过“一蛋难求”的局面。当地还通过大力培养村级电商合伙人、新型农业经纪人等方式,帮助农民就业增收。目前,以“订单农业”方式合作的本地养鸡户达1200户、4100余人,其中347户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徐记土鸡养殖场的“掌门人”徐晓霞对笔者说,她经常通过小小的手机屏,向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宣传自家出产的土鸡蛋。

张辉明告诉笔者,冶父山镇属典型的丘林地区,村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林下养鸡的习惯。

“虽然鸡蛋品质好,但销售渠道不畅通,‘酒香也怕巷子深’。”李少春回忆,长期以来,由于交通不便,加上缺少物流等配套产业,增产却换不来增收,土鸡蛋一度面临“好货卖不出好价”的窘境。提起这个话题,李少春时至今日仍心有余悸。

在徐晓霞的朋友圈里,笔者看到有40个交流群。“我老公也有20多个微信交流群。”徐晓霞介绍说。最近几年,徐晓霞通过微信朋友圈每天至少能成交30笔生意,平均每天销售额在3000元左右。

“眼下,我们的绿壳鸡蛋卖到3块钱1个,而且供不应求。”自从把土鸡蛋“搬到”网上后,辉农生态养鸡场的鸡蛋迅速变身“网红”产品,成了“金蛋蛋”。

为了让顾客放心,徐晓霞把土鸡的养殖情况和鸡蛋捡拾、清洗、包装发货等一系列过程用手机拍下视频发给客户,让顾客明明白白地消费。

随着养鸡场负责人李少春的一声声召唤,一大群土鸡从林间飞奔出来,聚拢过来啄食起地上的玉米谷粒。李少春说,在松林里散养土鸡,鸡可以在树下啄食小虫、杂草等天然饲料,产出的土鸡蛋自然比普通的商品鸡蛋要好得多,从而成了远近市民的“抢手货”。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