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隆县地处珠江上游,是贵州省石漠化较为严重的县之一。十年来,该县在发展草地生态畜牧业,石漠化治理上成效卓着。“晴隆模式”把草地畜牧业发展、石漠化治理与生态恢复连为一体,其成功经验已被西南地区借鉴推广。
该县大力发展草地畜牧业,经过探索、实践,成功地总结出喀斯特地区种草养畜发展之路,被国家有关部委领导、专家总结为“晴隆模式”。种草养畜产业扶贫坚持种草养羊与生态治理相结合,以科技扶贫项目为载体,形成了政府主导、多方配合,龙头带动、合作社组织、公司建基地带农户的产业化扶贫模式,取得明显成效。以县草地畜牧中心为龙头企业,与农户明确了双方的责权关系,县草地畜牧中心对农户实行以羊放贷,借种羊还羊羔,中心收获的羊群,又投放给其他贫困户发展。不仅大幅度增加了农民收入,而且较好的保护了生态,探索了双赢的路子,做法得到了各方面的充分肯定,成为全国种草养畜大县,是全县20多万农户脱贫致富的重要支柱产业。
据了解,该县种草养羊项目发展至今,已辐射带动14个乡镇的86个村、12000多农户5万多人;建成人工草场34万亩,改良草场20.5万亩,天然草地104万亩,羊舍58000平方米,配套水窖5600口,公路75公里;建成2个育种场,210个人工授精点,种草养羊创造的总产值累计达37271万元。75%以上的养羊户已经脱贫致富,涌现出了一批具有丰富科技经验的养羊大户。

晴隆县大力发展草地畜牧业,经过探索、实践,成功地总结出喀斯特地区种草养畜发展之路,被国家有关部委领导、专家总结为“晴隆模式”。

晴隆县在扶贫攻坚工作中,因地制宜发展草地畜牧业,十年种草养畜,全县每年出栏本地山羊、波尔山羊、杜泊羊40万至50万只,为全县28万农户增加收入5亿多元,塑造了典型的“晴隆模式”,成为了全国种草养畜大县。
罗忠琴是光照镇哈马村养羊户,在没有养羊之前,她家基本没有经济来源。罗忠琴“不得收入得,做庄稼,一年得一小点包谷,一小点包谷,买不起肥料,还不够吃,一点经济都不得嘛。”
2006年,罗忠琴家从晴隆县草地中心开始购置羊仔饲养,从那一年起,她家每年都要出售成品羊20至40只,一年的收入让她想都不敢想。罗忠琴:“边养变卖,现在还有百把多只,今年我都买了40多只了。一年我家两个可以整到4-5万块钱,买得好的那年可以得到6万。”
一年收入五、六万,在晴隆县种草养户中还不算高,在马场乡马场村农民黄东良家采用圈养模式,一年养羊200多只,收入更是可观。黄东良:“去年6月13号进来88只,到现在又229只了,229只,现在按18块钱一斤,现在可以管得到50多万块钱。”
面对种草养羊户们今天的可观收入,有谁能想到在1993年以前,晴隆县农业人口的人均纯收入还不到400元。晴隆县政府副县长王芹德:“晴隆因为受地理条件的影响,石漠化比较严重,土地也比较破碎,过去老百姓主要是靠种粮食、特别是靠种包谷这一块,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曾经在93年的时候,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定为全国最贫困的县,把我们的贫困面貌和贫困程度进行了全面的报道。”
俗话说:“穷则思变”。晴隆县委、县政府和28万农民在扶贫攻坚工作中不断探索种草养蓄的脱贫之路。从2001年开始,全县开始大规模地种植牧草,江满草场、桃园草场等相继建成,养羊从当初的不足10万只,发展到现在的年出售成品羊40到50万只,一举成为全国种草养畜的示范大县。
晴隆县政协副主席、草地中心主任张大权:“我们晴隆产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科技扶贫与生态建设的有机结合,它是把国家的项目和我们农民的利益有机地结合起来,让农民来维护这个产业的建设,让农民来参与这个产业的建设,最后达到最佳的经济效益。一方面使生态治理了,另一方面,农民脱贫致富了。”
晴隆县在喀斯特山区种草养畜取得的成功经验在我国的相同地区形成了强烈反响,被树立为生态治理石漠化的“晴隆模式”,如今全县14个乡镇共有20多万农民种植养畜,到2012年,全县已种植牧草50多万亩,每年出栏成品羊50多万只,为农民增收5亿多元,为总攻绝对贫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晴隆县是贵州省贫困石漠化地区的典型,喀斯特地形地貌突出,山高,坡陡,谷深,地表干旱缺水。过去,这里贫困至极,2000年农民人均纯收…

自实施种草养畜为主的草地生态畜牧业产业化科技扶贫项目以来,该县建成人工草场34万亩,改良草场20.5万亩,天然草地104万亩;建成配套水窖5600口,公路75公里,羊舍58000平方米;建成38个肉羊基地,2个育种场,11个生产点,210个人工授精点,肉羊存栏数42万只,累计扶持了11000多户农民养羊,其中75%以上已经脱贫致富,涌现出了一批具有丰富科技经验的养羊大户。目前,该县种草养羊项目已辐射带动14个乡镇的86个村、12000多农户5万多人。种草养羊创造的总产值累计达37271万元。图为晴隆县马场乡马场村村民向该村养羊大户黄东良学习养羊技术。

晴隆县是贵州省贫困石漠化地区的典型,喀斯特地形地貌突出,山高,坡陡,谷深,地表干旱缺水。过去,这里贫困至极,200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仅1156元,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曾称其为“中国最贫困的县”。如今,这里的草地畜牧业已形成规模,成为全县的主导产业,农民基本掌握了种草养羊技术,养羊人均收入近8000元。

年收入翻一番

黄东良是晴隆县马场乡马场村的一位普通村民。2011年以前,靠种50亩烤烟的他一年能净挣8到10万元。可黄东良并未满足于现状,看到村上有人在养羊,他决定试一试。从2011年起,通过申请贷款,他一口气买了88只羊,在晴隆县草地畜牧中心和国家级扶贫龙头企业晴隆县草地畜牧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技术指导下,结合自身的努力,当年卖出第一批小羊后他就净挣了26万元,比种烤烟收入翻了一番多。

晴隆县草地畜牧中心副主任刘树军告诉记者,2013年,黄东良拿出了10万元钱给村上的贫困户盖起了羊圈,教他们养羊。2013年黄东良还创建了东良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从最初的30多个农户到如今100多户社员,专合社的规模一直在扩大。

“2014年全年黄东良靠养羊纯收入80多万元,合作社会员平均收入5万多元,全社年收入总和达160多万元。”刘树军说。

什么方法能让当地村民致富如此迅速?“这主要靠‘晴隆模式’。”刘树军告诉记者,经过10多年的探索,在当地政府推动下,组织农民在陡坡岩溶山地开展人工种植优质牧草,养殖优质肉羊,探索出了一条岩溶山区种草养畜与扶贫开发、石漠化治理相结合的路子,较好地破解了生态脆弱地区农村贫困与生态退化恶性循环的怪圈,体现出生态修复与扶贫开发、农民增收的有机结合,被有关专家称为“晴隆模式”。

养羊致富品种为先

“晴隆模式”具体是怎样运行的?据刘树军介绍,首先由村民贷款购羊,县草地畜牧中心提供技术指导,县政府承担贷款前两年贴息费用。“农户盖羊圈,养羊,种草地,达到一定的标准后县草地畜牧中心再给予每户4000元的补助。”刘树军说,为了帮助农户形成规模效应,农户需搭建至少30平方米的羊圈,种植60平方米的草地及购进羊30只左右。“羊到3个月大且体重达到60斤,公司每只回收价2000元。一个周期包括母羊孕期4个月和小羊长大3个月,所有环节的成本总共不超过500元,利润在1500元左右。这样30只羊就能带来收入45000元。可以说,‘晴隆模式’就是像养猪一样养羊,像种粮一样种草。”刘树军说。

村民养殖山羊和绵羊各占一半,方式有集中圈养和天然放牧两种。“绵羊的经济效益更好,但要求和难度也更高。”刘树军介绍,县草地畜牧中心从澳大利亚引进杜泊羊,再将其和国内的湖羊进行杂交,培育成“晴隆羊”。而黑山羊则拿来和波尔山羊进行杂交,改良后优势特别明显。

“养羊致富,品种是关键。”刘树军告诉记者,为了改善羊的品种,全县引进了多种优秀种公羊来和母羊进行交配。“如果全部换新品种的羊,那成本就太高了。”刘树军说,通过引进种公羊,统一发情和授精,培育出的品种经济效益好且成本低。

据刘树军介绍,目前晴隆县种植人工草地48万亩,改良草地38万亩,羊存栏53万余只,已辐射带动全县1.68万户农户发展种草养羊。“目前全县已建成88个肉羊基地,11个种羊场,2个‘晴隆羊’育种场,3个胚胎移植中心,年屠宰量120万只羊的国际现代化海权羊肉加工厂1个,291个人工授精点,每年解决就业岗位4000人以上。”刘树军说。
图片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