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在三江源地区率先实行生态补偿机制,以生态保护为重点、以改善民生为核心、以发展经济为基础,陆续启动实施了11个方面的补偿政策,使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有了突破性进展,目前累计已完成投资54.5亿元。
据青海省三江源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李晓南介绍,2005年国家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以来,共实施了封山育林、退牧还草、生态移民、后续产业发展、生态系统监测与保护等22个子项目。

■2005年,国务院批准实施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总投资75亿元,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最大的生态保护项目
■2011年,青海省财政安排5亿多元资金启动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这是青海财政为保护国家生态而采取的重要举措
记者日前从青海省财政厅获悉,2011年,青海省财政安排2.35亿元专项资金,实施三江源地区“1+9+3”(1年学前教育、9年义务教育、3年中等职业教育)教育经费补偿机制、三江源地区异地办学奖补机制及藏区职业免费教育等政策。这些政策的出台实施,标志着三江源地区生态补偿机制正式启动。
据统计,2011年,青海省财政用于三江源地区生态补偿的财政资金累计将达到5亿多元。
陷入困境的生态保护区
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被誉为“中华水塔”。这里的生态环境对全国乃至全球的大气、水量循环、气候变化等具有重大影响。三江源地区总面积39.45万平方公里,绝大部分海拔4000米以上,自然环境严酷,生态系统非常脆弱,极易遭到破坏,特别是近40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及人类生产活动,局部地区出现生态环境恶化,草原大面积退化,部分河流、胡泊干涸,土地沙化,湿地和冰川萎缩,严重威胁到三大江河的水源供给。
同时,三江源地区是西藏之外我国最大的藏族聚居区,行政区域包括青海省的5个藏族自治州21个县161个乡镇,总人口116万人。长期以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各族人民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固守着这方净土。近10年来,青海省各级政府抱着“宁愿牺牲发展机会,也绝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决心和勇气,致力于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2000年,青海省政府批准建立了三江源省级自然保护区,并随之启动了封山育林、退牧还草等一系列生态保护工程。三江源地区各级政府相应采取了禁采砂金、减畜、限制采挖虫草、中药材等生态保护措施。2004年,青海省政府决定从当年起不再考核三江源地区各级政府的GDP和财政收入任务。同年,经国务院批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保护区。2005年,国务院批准实施了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总投资75亿元,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最大的生态保护项目。
在中央财政及有关方面的支持下,青海省各级政府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与建设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牲畜数量大幅减少,草地载畜压力明显减轻,生态退化趋势明显缓解,水源涵养功能初步恢复,移民工作也取得重大进展。但是,局部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有效遏制,草原载畜量及生态移民有反弹的迹象,特别是随着各项生态保护工程的逐步推进,当地政府职能、经济发展和农牧民生产生活方式均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区域经济发展和农牧民生产受到诸多限制,地方财政和农牧民家庭的收入来源减少,各级政府在生态保护与建设、保障和改善民生、维护藏区稳定等方面的支出压力明显加大,广大农牧民基本生活出现困难,生态环境保护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矛盾十分突出。在这种情况下,三江源地区若要与全省同步发展,到2020年共同实现小康社会目标,就必须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通过这一机制,能够较好地解决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突出矛盾,特别是能够有效解除各级政府在保民生、保运转、保稳定方面的后顾之忧,充分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开展生态保护与建设。
生态补偿机制渐行渐近
从2002年开始,青海省开始着手研究在三江源地区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问题。省财政厅先后与财政部科研所等部门密切合作,进行专题调研,为建立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奠定了基础。从2002年起,中央财政建立和实施了三江源地区地方政府减收增支财力补偿政策,这成为三江源地区生态补偿机制的雏形。2008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支持青海等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从青海等省藏区生态地位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出发,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至此,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正式提到了国家的重要议事日程。2010年,青海省人民政府正式出台了《关于探索建立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的若干意见》及相关实施办法,标志着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正式步入实施阶段。
据调查,三江源地区是青海省经济发展较为滞后的地区,许多县的年财政收入只有二三百万元,财政支出的95%以上靠上级财政补助。根据青海省现有财力,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必须抓住重点,着力破解保护区“稳人难”和“减畜难”两大难题。为此,青海省确立了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总体思路:结合三江源地区实际和财力可能,在现行省对三江源地区各项补助政策基础上,紧紧围绕推进生态保护与建设、改善和提高农牧民基本生产条件与生活水平、提升基层政府基本公共服务能力三个方面,按照“突出重点、低标准起步、循序渐进”的原则,先着重从草畜平衡、农牧民培训和创业教育发展等方面入手进行积极探索,适当兼顾与生态保护建设相关联的其他问题,逐步建立起一项持久、稳定、较为完善的生态补偿机制。
11项补偿措施正式出台实施
为此,自2011年起,在中央财政的支持下,青海省结合国务院建立草原生态保护奖励机制相关精神,在三江源地区先行启动了11项具体补偿政策。这些政策包括:建立草畜平衡补偿政策、支持重点生态功能区日常管护、支持推进草场资源流转改革、实行牧民生产性补贴政策、建立农牧民基本生活燃料费补助政策、支持开展农牧民劳动技能培训及劳务输出、支持农牧区后续产业发展、建立“1+9+3”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建立异地办学奖补制度、建立生态环境日常监测经费保障机制、提高生态管护机构运转水平等。
青海省财政厅有关方面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青海省开始实施的11项生态补偿政策,财力需求总额达到了5亿多元。从补偿的范围看,尚无法全面解决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与发展中的所有问题,而且补偿的标准也很低,只是搭起了架子,还需要在实践中逐步加以完善。他表示,青海省在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启动生态补偿机制,堪称青海财政的壮举。

三江源头呵护“中华水塔”。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实践和典范,也是青海省实现从经济小省向生态大省、生态强省转变的必由之路。3月8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委书记王国生在青海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
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三江源生态保护工作,先后实施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建设一期、二期工程,建立了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等。王国生代表表示,三江源是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边探索、边实践、边总结,扎实稳妥推进试点工作。要抓紧完成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立法基础工作,加强资源有偿使用、生态文明评价考核等制度建设,加快推进交通、通讯、保护站点等基础设施建设。
一年来,青海省努力做好生态大省、生态强省这篇大文章,群众绿色获得感不断提升。截至目前,三江源、祁连山、青海湖流域等重大生态工程已显现出良好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全省湿地面积达814万公顷,居全国首位,青海湖水位连年上升,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地位日益巩固,生态敏感区、旅游景区、交通沿线和农村环境连片整治成效显著。
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省长王建军表示,要强化科研支撑,开辟人才培养新渠道。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实施以来,我们针对人力资源开发滞后和科技支撑作用薄弱的短板,分期分批、上下结合,对省州县乡村干部、生态管护员、技术员组织开展业务培训,在青海大学生态环境工程学院开设国家公园相关课程,培养国家公园专业人才。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青海省委原副主委程苏表示,青海省要提高生产力发展与生态建设的联动效应,尤其是要实施好生态保护脱贫,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推进精准脱贫,探索生态脱贫新路子。
对此,程苏代表认为,应加快启动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针对青海发展底子薄、可用财力弱的实际,国家应进一步加大对青海重点生态功能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提高生态补偿标准。同时,要落实新一轮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依据国家生态功能区定位,划定并颁布生态保护红线,抓好自然资源产权保护试点,推进重大生态治理工程。(记者
何川)

近九成国土面积列入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 青海用改革护卫“中华水塔”

  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实施禁牧补助和草畜平衡奖补制度、将公益林纳入财政生态补偿范围、取消三江源地区GDP考核……近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青海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逐步确立了以生态保护优先理念协调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导向,将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作为重要突破口和形成特色的重点领域,用改革护卫“中华水塔”,以制度“篱笆”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青海被誉为“中华水塔”,是黄河、长江、澜沧江“三江之源”,所辖青海湖、祁连山湿地、森林和草原是控制西部荒漠化向东蔓延的天然屏障和生态功能区,生态地位十分重要。但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自然原因及人类活动影响,三江源地区生态环境整体出现退化,青海湖流域、祁连山地区亦出现了生态危机。
  为恢复和保护青海高原生态环境,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十一五”以来的10年间,国家先后启动实施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一期、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项目、祁连山生态保护与综合治理项目和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二期等一系列重大生态工程。
  青海省发改委副主任、三江源办主任李晓南介绍,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一期保护工程实施后的9年中,成效彰显,三江源草地面积净增加123.70平方公里,水体与湿地面积净增加279.85平方公里,荒漠生态系统面积净减少492.61平方公里。
  最新卫星遥感监测资料显示,青海湖面积已经恢复到4389.31平方公里,达到了15年来同期的最大值。
  “这些年,青海在生态保护和建设领域,改革探索的力度没有滞后,依托重点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以国家政策、科技、人才、市场等多种形式作为支撑,青海一直在积极探索生态文明建设的长效机制。”李晓南说。
  从2006年起,青海省取消了对三江源地区的GDP考核,不再提工业化口号,将考核主要集中在生态建设和移民安置方面;2014年,总投资160.6亿元的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建设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启动,青海省委、省政府密集出台生态领域改革制度和措施,着眼于解决生态保护与建设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将青海生态保护纳入了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的轨道。
  根据2014年3月正式实施的《青海省主体功能区规划》,青海省国土面积的近九成被列入限制开发区和禁止开发区。其中,三江源草原草甸湿地生态功能区等被划入限制开发区域,约占全省面积的58%,而禁止开发区域约占32%。
  同年6月出台的《青海省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总体方案》提出,以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为重要平台,先行先试,青海力争用5年多时间,在生态文明重点领域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基本建立比较系统完备、可供复制推广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青海省国家和省级重点生态功能区限制和禁止类产业目录》《青海省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市县限制和禁止发展产业清单》等先后出台。
  近日,青海省委、省政府又出台《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省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主体功能区布局基本形成,基本建成生态文明先行区和循环经济发展先行区。
  “依据系列生态建设和保护制度,青海启动了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并且开始着手建立省域生态红线评价数据库。”青海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围绕主体功能区建设,青海目前已确立了自然资源产权制度、生态补偿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国家公园制度和生态文明考核评价制度等“六项制度”。为了调动了群众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青海目前已经落实针对牧区群众的生态保护补偿政策11项。(记者 
陈凯  骆晓飞)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