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山羊是个好门路,短短的2年时间,还清了买山羊的本钱,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11月28日,重庆市黔江区中塘乡迎新村八组党员向永吉一边观察山羊长势,一边高兴地说。
向永吉的家位于中塘乡迎新村八组小地名双泉电站的深山沟里,沿着弯曲的基耕道走大约要30分钟时间。来到向永吉的家,只见两边都是大山,除了10多户人户外,还有一座电站。
向永吉今年49岁,1981年在重庆壁山服兵役,198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退伍回家后从事农业生产,主要栽种水稻、玉米、土豆、红苕等传统农业,由于土地贫瘠,缺钱买肥料,一年下来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向永吉告诉笔者,妻子张光碧身体不好,患有胃病,2个孩子又在上学,家庭生活非常困难,被当地政府列为低保户和贫困党员。没有其它出路,前些年他到浙江、广州、内蒙等地务过工,但由于文化不高、缺技术,只能做一些重体力活,没有挣到钱。2001年不得不回到家,又干起了老本行务农,另外就是利用农闲时候就在当地做一些杂工,每天能挣到几十元的收入。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2010年全市上下掀起了林下经济发展的热潮,向永吉经亲戚庞孝波的帮助下,在他家赊购了64只山羊,投入了7000余元钱建了一个简易砖木结构的圈舍4间,搞起了山羊养殖业。
“我家周围山林这么多,草饲料非常丰富,另外还种有2亩黑麦草,解决了草饲料,亲戚又帮我解决养殖山羊的前期投入。以前,没人指点和帮助,也没有找准项目,守着金山受穷”,向永吉对亲戚庞孝波的大力支持有说不完的感激之言。
自从养上山羊后,向永吉每天要做的事,就是中午12点后将山羊放到两边的山坡上吃草,不喂任何人工饲料,下午天要黑时再把山羊赶回圈舍。认真研究饲养方法,每天观察山羊长势情况,圈舍一个星期消1次毒,一个季度喂1次驱虫药,疫苗防治分春、秋两季进行,冬天要做一些保温措施。在他的精心呵护下,2年母羊就产仔成活60只。“去年12月份和今年11月份,我卖出仔羊和肥羊80余只,还清亲戚庞孝波本钱3万余元,还净赚1万余元和20余只山羊”,向永吉说起赊养山羊赚钱的事,显得非常高兴。
“现在市场上山羊肉看涨,我家放养场地宽,下一步准备改建圈舍,扩大养殖规模,计划年出栏在100只以上。”向永吉对养殖山羊增收充满了信心。

放养的山羊跟圈养的山羊肉质不一样,它们每天都从山上山下来回跑,在运动中脂肪被消耗掉,剩下的都是精肉,味道十分鲜美,同时山羊在山中自由觅食的草料中包含有各种草药,无形中增加了羊肉的品质。

山羊繁殖特别快,本身的疾病很少,发病率也不高,所以相对于其他动物来说好饲养。“我现在有40只母羊,30只公羊,母羊一年能产仔羊100只以上。当年投资,当年就收回了成本。”龚节兵喜滋滋地说。

虽然小时候也放过羊,但技术仍远远不够,龚节兵虚心向别人请教山羊的防疫技术,还购买了一些书籍进行学习。短短一年多时间,龚节兵在养山羊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每周对圈舍消一次毒、清洗一次粪污,每个季度喂一次驱虫药,疫苗防治在春秋季节进行,冬天增加保温措施。

回乡养羊

“放养山羊是很辛苦的活,为了让羊吃到更多的草,每天来回要走十几里的山路。”龚节兵说。

预防疫病

说干就干,2008年春节他花1万多元钱从酉阳买回了20余只山羊,在自家旁边修起了一楼一底的羊圈,防止因羊圈潮湿而使羊群生口疮病,所养的山羊全部住在二楼。外出放羊时,只要打开门,羊群便从二层鱼贯而下,井然有序。

适时放养

冠亚体育平台,山羊俏销

“在精心呵护也有出差错的时候,前一段时间就有20余只山羊一出圈门就摔下院坝坎,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通过网上查、找人问,才知道山羊患上了角膜炎,买完了镇上所有药店的金霉素眼膏才治好”龚节兵说。

下雨天要实行圈养,主要是防止山羊饮用被污染过的雨水、食用被雨水淋过的青饲料,这样,能够有效预防山羊拉稀。

中元村7组位于风光秀丽的国家森林公园——武陵仙山半山上,地广人稀,四周群山环绕,空气清新,环境优美。

2007年底龚节兵回家过年,看到家乡的生态环境好,草场又宽,非常适合搞养殖业,于是他就决定不外出打工了,萌生了搞生态养羊的想法。

自从养上山羊以后,龚节兵就变得更加忙碌了,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将山羊放到两边的山坡上吃草,山坡上树木多,草资源丰富,山羊来回跑动,使其有健壮的身体,能抵御病害的发生,下午要到天黑时再把山羊赶回圈舍。

立足山多草丰优势,因地制宜发展生态山羊养殖成就了他的致富梦。谈到未来,龚节兵信心满满,回乡创业,没有什么压力。他说,要是今年不修房子,我将改扩羊圈,目前缺资金,只有等到明年才来扩大养殖规模,把羊养到300只以上,为家庭增加更多的收入。

山羊吃的是野草,喝的是矿泉水,是真正的纯天然绿色食品,深受消费者欢迎。“每年的冬天,我都要出售30几只山羊,主要卖给农家乐和一些市民,按照现在市场价格每斤20元,一年就有4万多元的收入。”龚节兵笑呵呵地说。

“养山羊比打工强,我一点都没有后悔回家搞养殖业,既照顾了家庭,又赚了钱。”近日,黔江区石会镇中元村7组养殖户龚节兵一边察看山羊长势,一边这样说道。

龚节兵今年33岁,曾经在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这一干就是8年。“我刚到电子厂上班的时候工资只领得600元,直到2007年底辞工时工资才领到了2000元,打了8年工,钱没有挣到,苦却吃了不少。”龚节兵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