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场海水倒灌让我的虾塘损失260万元,最终通过举债才得以再生产,才有了翻身的机会。今年,我花了近3.4万元投保了3份南美白对虾的保单,养虾如果出现风险由保险公司负责,至少再生产的资金不愁了。”10月11日,临高国龙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王国义为他刚刚投苗的今年第二造虾投了南美白对虾保险。这是我省开出的首批水产养殖保险保单,保单承保亩数为67.1亩,如果出险,王国义最高可以获得保险赔付33.55万元。记者今天从海南保监局获悉,水产养殖保险正式在临高和澄迈启动试点,随后将不断完善保险方案,在争取省财政和省海洋与渔业厅的政策支持后再向全省推广。2008年以来,水产品出口值每年居我省产品出口第一,海洋经济已经成为我省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然而,由于我省经常遭受台风、热带风暴、暴雨、风暴潮等极端气候的影响,渔业养殖每年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以2014年超强台风“威马逊”为例,“威马逊”造成我省海洋经济损失共计28亿元,极端气候造成的损失亟待尽快建立保险等市场机制进行风险分散。海南保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我省水产养殖保险项目的研发始于2012年,由省海洋与渔业厅和省财政厅申请世界银行技援项目“中国经济改革实施项目”贷款支持,河北经贸大学组建团队制定方案,太平洋产险在海南保监局的指导下组织实施验证,历时3年,目前已形成《海南省水产养殖保险试点实施方案》,推出了南美白对虾保险、池塘养殖罗非鱼保险和网箱养殖风灾指数保险3个保险品种。首批水产养殖保险保单的开出是我省推进渔业养殖保险探索工作的重要成果。其中,开出首批保单的南美白对虾养殖保险承保的保险责任含有因暴风、台风、龙卷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导致的溃塘、漫塘和疾病导致的虾疾病全损等;费率方面,考虑到地域和台风历年数据实行差异化费率,海口、三亚、琼海、文昌、万宁、澄迈等台风高发区费率为13%,其他地区费率10%,随后每年的保费率将根据情况实施动态调整。太平洋产险海南省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试点工作已经开展,由于目前水产养殖保险还未列入政策性农险范围,如果想在全省推广,亟需在未来争取将其列入中央补贴险种,这样养殖户投保的保费将可以获得财政补贴,投保费用更低。作者:陈怡

本报海口10月15日讯“去年一场海水倒灌让我的虾塘损失260万元,最终通过举债才得以再生产,才有了翻身的机会。今年,我花了近3.4万元投保…
本报海口10月15日讯“去年一场海水倒灌让我的虾塘损失260万元,最终通过举债才得以再生产,才有了翻身的机会。今年,我花了近3.4万元投保了3份南美白对虾的保单,养虾如果出现风险由保险公司负责,至少再生产的资金不愁了。”10月11日,临高国龙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王国义为他刚刚投苗的今年第二造虾投了南美白对虾保险。
这是我省开出的首批水产养殖保险保单,保单承保亩数为67.1亩,如果出险,王国义最高可以获得保险赔付33.55万元。
记者今天从海南保监局获悉,水产养殖保险正式在临高和澄迈启动试点,随后将不断完善保险方案,在争取省财政和省海洋与渔业厅的政策支持后再向全省推广。
2008年以来,水产品出口值每年居我省产品出口第一,海洋经济已经成为我省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然而,由于我省经常遭受台风、热带风暴、暴雨、风暴潮等极端气候的影响,渔业养殖每年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以2014年超强台风“威马逊”为例,“威马逊”造成我省海洋经济损失共计28亿元,极端气候造成的损失亟待尽快建立保险等市场机制进行风险分散。
海南保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我省水产养殖保险项目的研发始于2012年,由省海洋与渔业厅和省财政厅申请世界银行技援项目“中国经济改革实施项目”贷款支持,河北经贸大学组建团队制定方案,太平洋产险在海南保监局的指导下组织实施验证,历时3年,目前已形成《海南省水产养殖保险试点实施方案》,推出了南美白对虾保险、池塘养殖罗非鱼保险和网箱养殖风灾指数保险3个保险品种。
首批水产养殖保险保单的开出是我省推进渔业养殖保险探索工作的重要成果。其中,开出首批保单的南美白对虾养殖保险承保的保险责任含有因暴风、台风、龙卷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导致的溃塘、漫塘和疾病导致的虾疾病全损等;费率方面,考虑到地域和台风历年数据实行差异化费率,海口、三亚、琼海、文昌、万宁、澄迈等台风高发区费率为13%,其他地区费率10%,随后每年的保费率将根据情况实施动态调整。
太平洋产险海南省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试点工作已经开展,由于目前水产养殖保险还未列入政策性农险范围,如果想在全省推广,亟需在未来争取将其列入中央补贴险种,这样养殖户投保的保费将可以获得财政补贴,投保费用更低。
作者:陈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