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农村税费改革,农民负担继续减少对于居住在洞庭湖、鄱阳湖、洪湖、巢湖、洪泽湖等大湖区的农民来说,对“水患”的担忧像一块巨石压在心头,治理“水患”的费用则像一副沉重的担子压在肩头。国家近期启动的减轻大湖区农民负担综合改革,终于可以将大湖区农民从这份“沉重”中解脱出来,让今后的日子越过越轻松了。近年来实行的农村税费改革,取消了乡统筹费、农村教育集资等专门面向农民征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集资,取消了屠宰税,取消了统一规定的劳动积累工和义务工,全面取消了农业税。2006年全面取消农业税后,与改革前相比,农民减轻负担1250多亿元,人均减负140元左右。农村税费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广大农民减负增收,日子越过越红火。然而,国家为农民继续减负的脚步并未停歇,减负政策不断出台。今年开始实施的减轻大湖区农民负担综合改革,将惠及2616万大湖区农民和农场农工,人均每年再减负约89元。深化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全面推进,农工负担大大减轻。各地和有关部门对农场向农工征收的收费项目和标准进行了清理和规范,并印制了《农工负担手册》,对于非册内收费项目农工有权拒交。据统计,全国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共免除“乡镇五项统筹”等收费约62亿元,惠及农场人口1856万,人均减负332元,亩均减负36元,全国平均减负率达32%以上。“三项改革”稳步推进,农村公共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如何巩固农村税费改革成果、防止农民负担反弹?最为切实可行的,是推进农村综合改革,为现代农业建设提供体制机制保障。乡镇机构改革、农村义务教育改革和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作为农村综合改革的重点,开局良好,进展顺利。乡镇机构改革的推进,进一步促进了政府职能转变,新的农村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正在建立。对全国农村近1.5亿名小学生和初中生来说,可以真正享受免费义务教育的阳光雨露了。2007年,中央和地方财政安排改革资金565亿元,为全国农村初中和小学生全部免除了学杂费,3800万名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得到了免费教科书,780万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寄宿生得到了生活费补助;农村中小学经费保障水平有了较明显的提高,40多万所农村中小学运转正常。改革得到了广大农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围绕建立覆盖农村的公共财政制度,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按照财力和事权相匹配的原则,调整和完善省以下财政体制。同时,中央、省、市各级财政加大了对县乡财力性转移支付力度,基层政府财政保障能力进一步提高。在各级政府的共同努力下,通过对县乡财政奖补转移支付,县乡财政运行状况明显改善。在“三项改革”取得稳步进展的同时,其他改革统筹推进。坚持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稳定土地承包关系,规范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加快征地制度改革;加快推进农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明晰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继续搞好国有林区林权制度改革试点;继续推进农垦体制改革,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发挥农垦企业在现代农业建设中的示范带动作用等,都取得了较好成效。农村金融改革迈新步,农村金融服务逐步改善农村金融改革迈出新步伐。当前,以政策性金融、商业性金融和其他金融为主体的农村金融体系正在建立,农村金融服务逐步改善,为促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和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取得重要进展和阶段性成果,农村小额贷款的广度和深度进一步拓宽。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挂牌开业,为进一步解决邮储资金返回农村使用问题迈出了关键一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职能进一步扩大,形成了以粮棉油贷款业务为主,农林牧副渔生产、加工转化及农业科技等新增业务领域为辅的业务范围。今年,国家调整和放宽了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市场准入政策并开展试点工作,目前已经有24家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开业。通过改革和发展,农村金融支农力度加大。截至9月末,涉农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涉农贷款余额达到5.1万亿元,占全部金融机构贷款总额27.4万亿元的18.6%,为现代农业发展提供了重要推动力量。

农村综合改革取得七大成效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通过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综合改革,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中央财政为…

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

2006年取消农业税后,我国农村税费改革转入以乡镇机构改革、农村义务教育改革、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为重点的农村综合改革阶段,农村改革再迈新步伐。

农村综合改革取得七大成效

通过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综合改革,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中央财政为此累计投入改革资金7200多亿元。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牵头人、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日前召开的全国农村综合改革办公室主任会议上如是表示。

农村综合改革稳步推进。“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综合改革是中国农村改革发展史上的重大事件,它打破了长期以来农村事务农民办的传统理念和制度安排,加快了公共财政向农村覆盖、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的步伐,开启了统筹城乡发展的新纪元。”21日结束的全国农村综合改革办公室主任会议上,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牵头人、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如是说。

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

谢旭人在讲话中指出,2006年,随着农业税的全面取消,中央不失时机地作出了推进农村综合改革的重大决定。六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经过各地和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全国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取得了七个方面的阶段性成效。

六年农村综合改革,我国取得哪些重要阶段性成效?破解制约“三农”发展的深层次问题,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未来农村综合改革将如何纵深发展?

通过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综合改革,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中央财政为此累计投入改革资金7200多亿元。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牵头人、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日前召开的全国农村综合改革办公室主任会议上如是表示。

乡镇机构改革基本完成,初步建立了符合农村实际和乡镇工作特点、精干高效的乡镇行政管理体制,提升了乡镇政权贯彻执行党和国家大政方针政策的能力,巩固了基层政权。

六年改革显成效 助推新农村建设

谢旭人在讲话中指出,2006年,随着农业税的全面取消,中央不失时机地作出了推进农村综合改革的重大决定。六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正确领导下,经过各地和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全国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取得了七个方面的阶段性成效。

农村义务教育改革顺利实施,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目前,全国每年大约有1.3亿名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部享受免学杂费和免费教科书政策,中西部地区约有1228万名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获得生活费补助。不断提高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到2011年,中西部地区已经达到年生均小学500元、初中700元的标准,东部地区达到年生均小学550元、初中750元的标准。

2011年10月,历经近4年努力,山东省拖欠多年的44.82亿元农村义务教育债务全部清偿兑付,迈出了深化农村综合改革的重要一步。

乡镇机构改革基本完成,初步建立了符合农村实际和乡镇工作特点、精干高效的乡镇行政管理体制,提升了乡镇政权贯彻执行党和国家大政方针政策的能力,巩固了基层政权。

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基层政权组织履职能力明显增强。截至2011年底,全国共有27个省份对1080个县实行了财政直接管理,2.93万个乡镇实行了乡财县管。据统计,2010—2011年中央财政共安排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1250亿元。继续做好村级组织运转经费保障工作,2011年各级财政补助村级组织运转经费251亿元,村均约4.2万元,进一步增强了村级组织运转保障能力。

“农村义务教育债务的化解,减轻了基层政府和学校的历史债务负担,有效防止了农村义务教育‘拆东墙补西墙’、‘边免费边收费’等现象的发生,推动了农村义务教育持续健康发展。”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于国安说。

农村义务教育改革顺利实施,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目前,全国每年大约有1.3亿名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部享受免学杂费和免费教科书政策,中西部地区约有1228万名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获得生活费补助。不断提高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到2011年,中西部地区已经达到年生均小学500元、初中700元的标准,东部地区达到年生均小学550元、初中750元的标准。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全面推进,林业改革发展全面提速。截至2011年底,全国已完成确权林地面积26.77亿亩,占全国集体林地总面积的97.81%;发证面积累计达23.69亿亩,占确权林地总面积的86.65%。同时积极推进相关配套改革,27个省林权抵押贷款529.9亿元,全国森林保险投保面积7.72亿亩、保费7.92亿元,确定了200个农民林业专业合作社示范县,合作经济组织达10万多个。

清理化解公益性乡村债务工作,是当前农村工作的一件大事,也是农村综合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

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基层政权组织履职能力明显增强。截至2011年底,全国共有27个省份对1080个县实行了财政直接管理,2.93万个乡镇实行了乡财县管。据统计,20102011年中央财政共安排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1250亿元。继续做好村级组织运转经费保障工作,2011年各级财政补助村级组织运转经费251亿元,村均约4.2万元,进一步增强了村级组织运转保障能力。

村级公益事业建设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全面铺开,据统计,2008—2011年各级财政共投入一事一议财政奖补资金1050亿元,带动村级公益事业建设总投入2800多亿元,共建成98.5万个项目,惠及亿万农民,初步构建了“农民筹资筹劳、政府财政奖补、社会捐资赞助”的村级公益事业建设新机制。

谢旭人指出,六年来,全国农村综合改革工作进展顺利、逐步深化,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效。其中农村义务教育化债取得决定性胜利,截至2011年底,全国累计偿还农村义务教育债务921亿元,完成化债工作目标的96%,惠及农村债权人280多万人。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全面推进,林业改革发展全面提速。截至2011年底,全国已完成确权林地面积26.77亿亩,占全国集体林地总面积的97.81%;发证面积累计达23.69亿亩,占确权林地总面积的86.65%。同时积极推进相关配套改革,27个省(区、市)林权抵押贷款529.9亿元,全国森林保险投保面积7.72亿亩、保费7.92亿元,确定了200个农民林业专业合作社示范县,合作经济组织达10万多个。

清理化解公益性乡村债务工作不断深化,农村改革发展环境得到优化。截至2011年底,全国累计偿还农村义务教育债务921亿元,完成化债工作目标的96%,惠及农村债权人280多万人。为支持地方做好化债工作,中央财政累计拨付化债补助资金384.7亿元。在总结农村义务教育化债经验的基础上,积极稳妥地推进清理化解其他公益性乡村债务试点工作,主要是开展清理化解乡村垫交税费形成的债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长期负债、地方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等。截至2011年底,中央财政共拨付上述化债补助资金83.4亿元。

除此之外,2004年启动的新一轮乡镇机构改革已基本完成,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稳步推进,截至去年底,全国共有27个省份对1080个县实行了财政直接管理,2.93万个乡镇实行了乡财县管。

村级公益事业建设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全面铺开,据统计,20082011年各级财政共投入一事一议财政奖补资金1050亿元,带动村级公益事业建设总投入2800多亿元,共建成98.5万个项目,惠及亿万农民,初步构建了农民筹资筹劳、政府财政奖补、社会捐资赞助的村级公益事业建设新机制。

继续解决区域性、行业性农民负担问题,
2006年全面取消农业税后,为进一步减轻农民负担,中央又部署推进了两项新改革。一是全面实施深化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免除了农工承担的类似农村“乡镇五项统筹”的收费,清理和规范了国有农场对农工的其他各种收费,进一步完善国有农场内部管理体制。二是从2007年起实施减轻大湖区农民负担综合改革,取消了以任何名义向农民收取的“堤防费”、“水利工程费”,逐年降低直至全面取消“共同生产费”、“排涝费”等专门针对大湖区的排渍排涝费等,同步推进大湖区水管体制等相关配套改革。

而随着农村义务教育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减轻大湖区农村负担综合改革以及村级公益事业建设一事一议财政奖补的铺开,农民负担进一步减轻。

清理化解公益性乡村债务工作不断深化,农村改革发展环境得到优化。截至2011年底,全国累计偿还农村义务教育债务921亿元,完成化债工作目标的96%,惠及农村债权人280多万人。为支持地方做好化债工作,中央财政累计拨付化债补助资金384.7亿元。在总结农村义务教育化债经验的基础上,积极稳妥地推进清理化解其他公益性乡村债务试点工作,主要是开展清理化解乡村垫交税费形成的债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长期负债、地方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债务等。截至2011年底,中央财政共拨付上述化债补助资金83.4亿元。

冠亚体育平台,统计显示,通过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综合改革,每年直接减轻农民负担1335亿元,人均减负约140元,中央财政为此累计投入改革资金7200多亿元。

继续解决区域性、行业性农民负担问题,2006年全面取消农业税后,为进一步减轻农民负担,中央又部署推进了两项新改革。一是全面实施深化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免除了农工承担的类似农村乡镇五项统筹的收费,清理和规范了国有农场对农工的其他各种收费,进一步完善国有农场内部管理体制。二是从2007年起实施减轻大湖区农民负担综合改革,取消了以任何名义向农民收取的堤防费、水利工程费,逐年降低直至全面取消共同生产费、排涝费等专门针对大湖区的排渍排涝费等,同步推进大湖区水管体制等相关配套改革。

六年中央“三农”投入超4万亿元 公共财政覆盖农村步伐提速

推进农村综合改革的六年,是我国农村经济社会发生历史性巨变、农民得实惠最多、农业增产增效最快、农村发展最好的时期。各级财政对农村改革支持力度持续加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步伐明显加快。

财政部数据显示,中央财政安排“三农”投入从2006年的3517.2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10498亿元,六年累计投入40122亿元,年均增长24%。

谢旭人说,根据农村税费改革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变化,中央财政适时建立了对农业和农民的补贴制度,逐步扩大实施范围,提高补贴水平。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农机购置补贴和农资综合直补等四项补贴总额从2006年的309.5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1406亿元。

“从农村税费改革到农村综合改革,随着公共财政阳光更多照耀到农村,农民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领域获得更多实惠,有力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郭秀宏说。

破除城乡二元制障碍 改革亟待深化

尽管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效,但不可否认当前城乡市场仍处于分割状态,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城乡基本公共服务不均等问题亟待解决,迫切需要加大力度深化农村综合改革。

“要通过深化农村综合改革,加强顶层设计,着眼于系统性安排和制度性保障,从农民群众反映最强烈、阻碍生产力发展最突出的问题入手,找准切入点,创新农村体制机制,加快破除城乡二元体制障碍。”谢旭人谈到下一步改革时说。

提交此次会议讨论的《关于深化农村综合改革工作的意见》勾勒了进一步深化改革的路线图,明确提出“十二五”时期要全面完成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县乡财政管理体制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等任务,夯实“三农”发展的制度基础。

农村公共服务供给水平低是制约农村发展的薄弱环节。对此,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指出,下一步要充分发挥农村综合改革的平台作用,加大资源投入和整合力度,进一步加快公共财政覆盖农村步伐,加强农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促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同时,着力加强农民权益保护,进一步减轻农民负担,全面推进村级公益事业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工作,稳步推进公益性乡村债务化解工作,全面加强村级组织建设,并通过开展农村综合改革示范试点,推动农村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