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产频道报道, 文/图王芬

1月25日,2017年中日鳗鱼民间交流会在福建省厦门市牡丹国际大酒店举行。中国渔业协会鳗业工作委员会林美娇终生荣誉会长、陈庆堂会长、周绍荣副会长、姚弓善副会长、徐远宏副会长、郭贤平副会长、王平雄副会长、章礼森副会长、汪劲秘书长、张述枝总顾问等鳗业界代表和白石嘉男理事长、大森仁史副会长等八位全日本持续养鳗机构代表以及日本水产厅增值推进部的官员进行了深入交流。双方就中日两国养鳗业的现状以及处于捕捞期的幼鳗的具体情况、鳗鱼资源保护、华盛顿会议的召开、ASEA的召开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一、中日双方关于鳗鱼资源养护管理的具体举措 日方介绍 日本水产厅官员中奥龙也表示:2014年9月16日至17日,在东京召开了“鳗鱼的国际资源保护与管理第7次非正式协议”,日本、中国大陆、韩国及台北四方,共同发表了声明。在声明中,采取一切措施尽可能的控制各国和地区的日本鳗鱼入池量较最近的数量减少20%、异种鳗维持在近年的水平不增加的状态。日本鳗苗投放上限,日本21.7吨,中国36吨,异种鳗方面,日本投放3.5吨,中国投放32吨。日本为了遵守这一决定,在2014年11月,水产厅为确保鳗苗持续利用,将日本养鳗业转换成备案养殖业。各都道府县养殖业者向农林水产大臣进行相关备案。备案之后要汇报鳗苗投放量以及活鳗出货量。2015年开始,日本鳗苗以及异种鳗苗根据每一位养殖者的量都设定了上限。2015年6月开始,将申报制变成许可制。如果没有许可却养鳗,会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20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 关于养护措施:每年逢母鳗产卵期日本就会在主要养殖县禁止捕捞鳗苗。养鳗团体会对鳗鱼进行放流,尤其是天然母鳗鱼,以静冈县为代表,这一方面做得最好。此外日本政府还有专门的辅助项目,对取得标识的鳗鱼进行放流。以前大家都认为养殖的鳗鱼99%都是公鳗鱼,但是在今年的调查中发现新情况,也就是说发现在养殖的鳗鱼中包含有雌性鳗鱼。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放流事业可以促进鳗业的可持续发展。 中方介绍 对于日方为鳗鱼资源养护所做的措施中方表示完全赞同,随后中国渔业协会鳗业工作委员会汪劲秘书长就中国日本苗资源保护措施等问题做了答复。她表示,中国政府和鳗业界人士非常重视日本鳗资源的养护与管理。政府部门从多年前开始就出台规定,推迟捕捞时间,缩短鳗苗捕捞期限。在鳗苗的捕捞过程中实行严格监管,只有发放许可证书才允许渔船捕捞,而且渔政部门一直在严密监管。近几年中国政府更是加强了对水生生物资源的保护。2017年11月24日,农业部发布《农业部关于公布长江流域率先全面禁捕的水生生物保护区名录的通告》,公布列入率先禁捕范围的332处水生生物保护区,推动从2018年1月1日起逐步施行全面禁捕。这份名录中所涉及的保护区其中就有日本鳗苗主产区。随着水生生物资源保护的进一步加强,未来整个长江流域可能全面禁捕,会对鳗苗的捕捞产生大的影响。 二、若列入CITES附录,将为消费地日本带来哪些影响 日方对此表示,鉴于鳗鱼天然资源锐减,日本环境省于2013年已经将日本鳗指定为濒危物种。2014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日本鳗以及美洲鳗列入红皮书的濒危物种,意指“不久的将来野生濒危可能性较大的物种”。虽然IUCN红皮书本身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不会直接导致鳗鱼养殖与贸易的禁止,但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会议,可能会讨论是否将日本鳗与美洲鳗列入附录二物种。日本鳗若是遭列入附录二物种,会直接导致鳗鱼捕捞与养殖的严格限制,以及外销买卖的基本禁止,这将对整个东亚地区的鳗业造成致命打击。 汪劲秘书长还表示:对于日本鳗被列入附录二的,中国政府部门、鳗工委以及养鳗代表都在积极的做相关工作,比如参与保护日本鳗苗资源相关的会议、做日本鳗苗的资源调查以及参加国际会议。她希望,中日双方能够互相信任,深入交流,找到更好的办法来应对这一问题。 三、就召开华盛顿公约协议成员会议之前的日程加以商讨 关于华盛顿会议的召开,中日双方均表示,应该共同携手努力向华盛顿公约成员展示我们关于日本鳗鱼资源保护所做出的努力,为了鳗业的长久可持续发展而奋斗。 四、关于ASEA的召开 日方表示,17年9月,日本就ASEA的召开对韩国进行访问。在访问中,日韩双方达成一致,决定在18年ASEA会议召之前,由韩国担任事务局。ASEA总会的召开,定于18年5月下旬,在韩国召开。今年新一季的鳗苗捕捞情况不乐观,日本鳗鱼被纳入附录二的可能性很高。日方认为四个会员要一起努力,为了鳗业的长久发展。

最后,中国渔业协会鳗业工作委员会会长陈庆堂先生做了总结,他表示,非常感谢日方前来就当前鳗业焦点问题进行交流。今天出席会议的中方代表不仅是新一届鳗工委成员也是鳗业从业者,相信双方的交流,能够进一步促进中日鳗业的长久发展。 :中国 日本 鳗鱼业发展 水产养殖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