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员耐心给他们讲解,应激是机体在受到体内外各种因素强烈刺激时,所出现的一系列神经内分泌反应,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种机能和代谢改变。表现出来的症状类似于人的水土不服。对于野猪来说,虽然自身抗病能力很强,但是对外部环境却非常敏感。环境的改变、饲养人员的改变,加之当时正是冬季温度非常低,促使它们产生了强烈的应激,养殖中野猪过度兴奋、乱拱、食量降低就是应激的表现。如果应对好了,它们能渐渐适应新的环境,应对不好,则会死亡。

野猪怎么卖?韦会均说,他采用线上加线下的销售办法。

然而,这90万元来得不易。

下一步,合作社还将在主城设金佛山野猪直销店,进一步提升知名度。

兴高采烈:不惑兄弟闯荡25年后回乡创业

近日,南川区三泉镇半河村,笔者走进亚坤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一见有生人进来,野猪开始烦躁,叫声尖锐,连猪毛都竖了起来。

回过神来后,韦会强、韦会均都表示坚决不放弃。他们立马开着车,再次奔赴忠县。听完他们的介绍,忠县养殖场的技术员大呼:“是应激,应激造成的。”

“野猪的脂肪是家猪的一半,高蛋白、低脂肪,亚油酸是家猪的2.5倍。我们的野猪肉质口感好,香糯,细嫩,营养价值高,受市民喜爱。”韦会均说。

“全年总出栏200头野猪,收入90万元。”2月26日,三泉镇半河社区4组亚坤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韦会强翻开去年的账本,最后一页赫然写着2012年收入。这是他和弟弟韦会均2011年回老家养殖野猪一年的总收入,这90万元,相当于他们兄弟俩曾打工10年的收入总和。

合作社自繁自养野猪,饲料是由社员按绿色食品技术标准种植的玉米、洋芋、萝卜、南瓜等粮食和青草,养殖周期为一年半。

不料,几天过去后,野猪不仅没有适应,反而有蔓延和加重之势。到第七天,野猪开始死亡。短短10天时间,一头公猪和12头母猪相继死亡,经济损失达到七万多元。

“野猪肉60元/斤,腊肉则要卖到176元/公斤,香肠196元/公斤。”韦会均说,目前,金佛山野猪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兄弟俩面面相觑:应激是什么东西?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整”死这么多野猪。

“完全圈养的野猪肉质不好,要模拟野外环境。”他给野猪建起了“运动场”,每天放猪去运动。

韦会强和韦会均都是地道的农村娃,初中毕业后,17岁的韦会强和16岁的韦会均一起外出务工闯世界,到2011年底他们回家创业的时候,两兄弟整整在外闯荡25年。

“线上利用淘宝、京东和一些较好的电商平台,签订销售合同,按订单发货,线下就是重百、新世纪等,和他们签订销售合同,现在都是供不应求的状态。”韦会均说。

这下,兄弟俩都傻眼了。

为了保证青饲料的供应,韦会均还在自己租的土地上种了许多牧草。“这种牧草叫菊苣,野猪爱吃。”韦会均告诉笔者。

找到答案,兄弟俩又迫不及待赶回半河,用塑料布密密实实地覆盖在圈舍上方,并认真按照技术员教的要点进行喂养。同时,他们还从网上买来饲养技术书籍,认真阅读,并对照养殖实际反复琢磨。一个多月过去了,剩下的野猪适应了新环境,体重也开始缓慢增加了。

野猪的饮食单调了不行,所以在喂玉米等精食的同时,还要喂大量的红苕、洋芋、野草等生食。

然而,猪种运回来第三天,韦会强就发现不对劲:先是一两头母猪晚上不睡觉,兴奋,长时间嚎叫,还用嘴拱圈舍,食量大减。紧接着,另外几头野猪也表现出同样的症状。两兄弟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这是环境改变野猪一时不适应所致,便没太在意。

韦会均没有气馁,他认真向农技人员求教,并对照养殖实践反复琢磨。养殖场一步一步进入正轨。第三年,猪场发展到了年出栏几十头的规模。

首期,他们从忠县购回20多头种猪,其中两头公猪,其余的是母猪。从忠县离开前,养殖场的技术员告诉他们:野猪自身抗病能力强,一般不容易得病。只要按照它们的习性来喂养问题就不大。

韦会均不仅自己养野猪,而且利用专业合作社,建起了金佛山野猪训养繁殖基地,动员村民们都来喂养野猪,预计今年出栏野猪将达到近千头。

2011年,刚过不惑之年的韦会强和韦会均兄弟是开着小轿车、兴高采烈回家开始创业的。他们选中的项目是养殖野猪,一个并不常见的特种养殖。

亚坤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海拔900多米,森林茂密,空气清新,生态环境良好。

那么如何才能应对好呢?一方面,要提高圈舍的温度,另一方面,白天尽量让圈舍的光线暗一点,让野猪对周围环境尽量模糊。同时,在它们适应新环境之前,一定要固定一两个养殖人员,尽量少吵到它们。

他先后到山东省、重庆忠县等地的野猪养殖场考察学习,详细了解野猪的习性、养殖方法。有一定把握之后,他才回老家租地,到区林业局办了特种养殖证,建起了野猪圈舍。

灰头土脸:10天内野猪死了10来头

“野猪是一种比较凶猛的动物,圈舍要比家猪圈高出许多,门要加钢筋。野猪爱在圈舍里挖洞,你看,这就是他们挖的洞,我们要及时用水泥补好。”47岁的养殖场主人韦会均告诉笔者,他养的野猪已经通过了国家绿色食品认证。

从此以后,每到新购进种猪或者母猪下猪仔,兄弟俩都亲自上阵,不让别人插手。他们的养殖场也一步一步走入正轨。2012年,养殖场从最初的20多头野猪发展到300多头,全年出栏200多头,他们的总收入达到90多万元。

笔者发现,养殖场里野猪不少,但个头都不大。韦会均说,一般一二百斤左右就出栏的野猪,瘦肉率高些。

天道酬勤:苦学技术野猪养殖上正轨

去年,他一共出栏400多头野猪,赚了90多万元。

搞野猪养殖,兄弟俩决定得仓促,但也并不莽撞。他们先后到山东省、重庆忠县等地的野猪养殖场考察学习,详细了解野猪的习性、养殖方法,觉得有一定把握之后,才在老家三泉镇半河社区4组海拔800多米的山上建起了圈舍,正式开始创业。

为减少野猪疾病和兽药使用,合作社还摸索出了喂养青蒿、野棉花等中药材的防病方式。

“我们的种猪是纯野猪,商品猪是二代和三代,血统在62%至75%,这样品质才有保障。”韦会均说,想要野猪品质好,保持野猪的血统才是关键。他的养殖场有四五头从山上捕获的天然野猪。

2014年,亚坤野猪养殖专业合作社拿到了金佛山野猪肉、金佛山野猪两张绿色食品认证证书。

首期,他购回20多头种猪,但由于技术原因,13头种猪相继死亡,损失7万多元。

韦会均曾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2011年,韦会均回乡开始创业,他选中的项目是养殖野猪。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