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大蒜丰收时,然而久负盛名的阿城大蒜在市场上却难觅踪影。14日,记者在阿城区产蒜地白城村采访时了解到,因大蒜种植成本高,销售价格低,缺少深加工等因素,许多蒜农不再种植大蒜。2年来,大蒜种植面积已经减少了2000多亩,占整个大蒜种植面积的五分之一。14日上午,白城村的孙殿清将起出来的大蒜装上马车,准备拉回家中凉晒。孙殿清指着大蒜无可奈何地说:“前几年这个时候早就有来收蒜的了,今年根本没人来收。今年的天气还不好,蒜长的太小了,亩产也就1000斤。一亩蒜成本就得近1000元,再加上人工投入,如果每斤卖不上1元钱,今年就算白干了!”阿城大蒜因具有辣中有甜的口感,备受消费者亲睐。如今蒜农却因蒜长的小、销售价格低、不好卖而烦恼。据白城村村长、大蒜合作社社长裴利介绍,白城村种植大蒜已有数百年历史。在他的记忆中,阿城大蒜品种已经有30多年没有改良过,再加上土地肥力下降,直接导致种出的蒜个头小,亩产量降低。近5年来,阿城大蒜的收购价格一直徘徊在1.1至1.3元。由于大蒜个头小,许多老客户也不来收蒜了。裴利感慨地说,曾经远销日本、韩国的阿城大蒜,在市场竞争中正慢慢地被淘汰。记者走访哈市各大农贸市场及超市发现,哈市卖的大蒜均为产自山东的大蒜,每斤2.5至3元,直径均在6厘米左右,而且外表经过烘干处理,很干净。一商户告诉记者,这两年阿城大蒜太不好卖了,个头小,泥土还多,市场的10多家卖蒜的商户早就不进阿城大蒜了。走访10多家农贸市场后,记者终于在哈市十字街上的夜市找到了一位卖阿城大蒜的商户。价格为每斤3元,直径3.5厘米左右,表皮还带有许多泥土。该商户说,他都卖一天了,才卖30多斤,卖完这100多斤再也不进了。阿城区农委绿色食品办公室主任张玉华说,阿城大蒜不好卖,不仅仅体现在哈市的各大农贸市场上。如今就是阿城的饭店也都用山东大蒜。经过调研,他们发现阿城大蒜仍停留在一家一户的散户经营状态,缺少对大蒜去泥、杀菌、烘干等基本的加工。哈市农委绿色食品办公室的张志伟认为,阿城大蒜不被市场认可,是正常的市场变化。原因在于阿城大蒜在品种结构、技术水平、市场开发和品牌推广等方面都存在欠缺。1998年阿城被命名为“中国北方大蒜之乡”,2008年“阿城大蒜”又获得了国际公认的农产品“地理标志”证书,这对阿城大蒜的发展有着巨大推动力。如果“阿城大蒜”继续衰退,无疑是一地方产业的巨大损失。

阿城大蒜曾以其独特的风味和极佳的品质享誉全国,并于2008年获得了农业部批准的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证书。但由于种植成本高、销售价格低等原因,近年来当地许多蒜农已不再种植大蒜。阿城区南城村三队蒜农邱雅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大蒜,成本总共2200。大蒜亩产可以达到1000斤,如果每斤卖不上2.2元就会亏本。去年7月份中间商给蒜农的平均蒜价为3.5元钱,邱雅清种了4亩大蒜,一年下来赚了5200元,而同村改种玉米的农民每亩地毛利润可达8000元左右。

刘树栋说,他家的地里蒜空儿早就种上了秋白菜,青蒜起完菜就寸把高了。连续十几天每天一车蒜,刘树栋的蒜马上就要卖完了。

在美晨家园小区的菜市场,有一处卖阿城蒜的摊子,紫皮独头蒜,小的十元三斤,大的15元一斤。摊主小何说,这是前几天他去阿城探亲,顺便在地头收了几百斤,虽然看上去沾满泥土,还真有识货的客来买,不过走得不快,都好几天了两筐还没卖完。记者走访了革新街菜市场、宣化街菜市场、朝阳大市场,再难见到阿城紫皮蒜的踪迹,几乎清一色全是2.5元一斤的山东白皮蒜。

对此,一些基层农业干部认为,破解地方名优农产品发展瓶颈首先要以龙头企业为依托,充分发挥农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行业协会作用,鼓励农产品商标注册,加大品牌农产品营销推介,整合培育、做大做强一批特色鲜明、质量稳定、信誉良好、市场占有率高的名牌农产品。

就在21日上午,还有拉林镇来的贩子一下收走了七八十挂蒜。十斤的大辫子卖五六十元,六七斤的小蒜辫三四十元,蒜农自己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外销。

万亩蒜田20年后剩千亩种蒜没账算

哈市绿色食品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认为,哈市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之所以出现申请时轰轰烈烈、申请后销声匿迹的局面,主要是缺少市场开发资金,生产规模过小,缺乏龙头企业带动,加上社会对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的关注度不高,消费者对其较为陌生,导致这些农产品陷入发展窘局。

7月下旬,是阿城紫皮蒜的收获季节。62岁的高玉宝在蒜棚里将最后一辫蒜上了架晾晒,今年的蒜收宣告完结。多雨的夏季,让周边市县的蒜都减了产,阿城白城、南城的两个村却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大丰收,三铲三趟的传统精耕细作与丰沛的雨水相得益彰。“中国北方大蒜之乡”的丰收并没有给蒜农们带来太多喜悦,他们马上又开始着手二茬白菜的播种了。年初,蒜种7元一斤的低价,让蒜农们耿耿于怀,如今丰收了,但最终的收成如何每个人心里都没底。

阿什河街道办农技推广中心主任张静霞说,地力减弱,种子退化,产量收益均降,农民开始逐年弃种,这都是事实。1996年自己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阿城南白两城大蒜的种植面积有万亩之多,今年大概只剩下1300余亩。有效调节地力减弱,就要多施农家肥,一些生鸡粪极易导致二茬白菜患根瘤菌病,长到半大的白菜枯黄经常发生。对此农业专家也无计可施,只建议靠轮作种植来根治。

“阿城大蒜”曾以其独特的风味和极佳的品质享誉全国,并于2008年获得了农业部批准的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证书。但由于种植成本高、销售价格低等原因,近年来当地许多蒜农已不再种植大蒜。阿城…

曾有日韩企业来寻求阿城紫皮蒜的合作,后来因为蒜头小而放弃了。为了改良品种,高玉宝从农科院购进了新疆蒜种,第一年繁殖为300头种蒜,第二年繁殖为900头,今年他手里已经有5000头蒜种。不过为了节省些人工成本,他并没有扩大种植规模的想法,明年还准备种两亩地的蒜,今年的蒜丰收了,估计价钱能不错,明天的种植面积会有些许增长,增长之后外销不畅,价钱就要下跌。多年来,阿城紫皮蒜就是在这种怪圈中,逐渐缩减的。

对于是精品路线还是传统路线的问题,白志怀赞同两条路同时走,没有深加工就没有高附加值,阿城大蒜在品相上输给山东大蒜,也正是由于生产加工的粗放造成的,这些是农民无力改变的,需要有大企业的介入。同时,大蒜辫子这一传统形象几乎成了招牌,也是哈尔滨市民喜闻乐见的,不应完全取消。

巴彦大豆是哈市第一个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的农产品,2008年是巴彦大豆种植最火的一年,种植面积达到180万亩。然而这几年,巴彦大豆种植面积逐年减少,2012年种植面积不足60万亩。由于没有对其取得的地理标志进行大力宣传和产品深加工,巴彦大豆的衍生品被冠上其他商标,巴彦大豆渐渐在市场上消失。

哈尔滨部分“国标”农产品遭弃 品牌保护迫在眉睫。安阳路上,栾淑荣经营青蒜摊子,不但给切还负责收拾干净。她说,自己卖的蒜都是附近薛家镇的,无论是炒菜还是淹糖蒜居民都很喜欢,不到一周自己家二亩地的蒜都快卖完了。

一亩地产1000斤的蒜,200多斤的蒜薹。今年的蒜薹价较高,能卖到六七元钱,蒜价受品质的影响很大,市场价在三五元到十几元不等。刨除人工费和肥料,利润很低。就拿今春的蒜种为例,7元钱一斤,前所未有的低价,不少蒜农是在那时候选择退出的。去年南城、白城2000余亩的种植面积,今年缩减到1300亩。

对于是精品路线还是传统路线的问题,白志怀赞同两条路同时走,没有深加工就没有高附加值,阿城大蒜在品相上输给山东大蒜,也正是由于生产加工的粗放造成的,这些是农民无力改变的,需要有大企业的介入。同时,大蒜辫子这一传统形象几乎成了招牌,也是哈尔滨市民喜闻乐见的,不应完全取消。

哈市农委蔬菜处白志怀处长表示,针对阿城大蒜轮作种植消除病害的问题,市里已经做出决定,在南城、白城之外的双峰开辟大蒜种植,目前已经付诸实施,并有一定的种植面积。对于阿城大蒜的销售,农民确实无力经营。这可以通过农村合作社联合进城卖菜来打开销售渠道,另外他们正在着力打造15个地产蔬菜直营店,以此来推进地产蔬菜在市区的销路。

阿什河街道办农技推广中心主任张静霞说,地力减弱,种子退化,产量收益均降,农民开始逐年弃种,这都是事实。1996年自己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阿城南白两城大蒜的种植面积有万亩之多,今年大概只剩下1300余亩。有效调节地力减弱,就要多施农家肥,一些生鸡粪极易导致二茬白菜患根瘤菌病,长到半大的白菜枯黄经常发生。对此农业专家也无计可施,只建议靠轮作种植来根治。

哈尔滨的各大农贸市场、早夜市,几乎难觅阿城紫皮蒜的踪迹。由于种植成本高、市场价格低、深加工少等诸多原因,很多老蒜农都选择弃种。20年前的万亩蒜乡,如今大蒜种植面积不足1300亩。曾获得了国际公认的农产品“地理标志”证书的阿城大蒜,日渐萎缩,濒临触底。

此前合作社也曾尝试过礼盒包装,售价高出一倍,但仍有人买,作为礼品馈赠,这都是冲着包装盒上“阿城大蒜”四个字。多年来,阿城蒜给人的印象还是沾满泥土的大蒜辫子。从长远发展,阿城大蒜不但要通过改良品种来提高品质和产量,还要配套加工生产线烘烤洁净,精深加工,推动如蒜瓣、蒜片、蒜粉等产品的开发。

按理说,一年能种两茬,春蒜秋菜,蒜农们应该热情很高,其实却不是这样。高玉宝说,随着人力成本的提升,种蒜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了。三铲三趟要都雇人,肯定没账算,所以即便是老蒜农也都将种植面积控制在三亩以内,自家的人手基本就够了。

在美晨家园小区的菜市场,有一处卖阿城蒜的摊子,紫皮独头蒜,小的十元三斤,大的15元一斤。摊主小何说,这是前几天他去阿城探亲,顺便在地头收了几百斤,虽然看上去沾满泥土,还真有识货的客来买,不过走得不快,都好几天了两筐还没卖完。记者走访了革新街菜市场、宣化街菜市场、朝阳大市场,再难见到阿城紫皮蒜的踪迹,几乎清一色全是2.5元一斤的山东白皮蒜。

缺乏深加工的技术,仅仅停留卖包装的阶段。高玉宝说,阿城大蒜在品质上没说的,普通的大蒜打成蒜泥是白色的,放一段时间就稀释变绿,阿城大蒜的蒜泥呈黄色,搁置一会仍旧是黄色。

整个市场上卖青蒜的有四五个摊子,有的挂出阿城大蒜的招牌,但刘树栋告诉记者,阿城蒜是紫皮的,很多市民一看就知真伪,糊弄不了。

此前合作社也曾尝试过礼盒包装,售价高出一倍,但仍有人买,作为礼品馈赠,这都是冲着包装盒上“阿城大蒜”四个字。多年来,阿城蒜给人的印象还是沾满泥土的大蒜辫子。从长远发展,阿城大蒜不但要通过改良品种来提高品质和产量,还要配套加工生产线烘烤洁净,精深加工,推动如蒜瓣、蒜片、蒜粉等产品的开发。

哈尔滨市场难觅阿城紫皮蒜 种植面积较去年缩减三成

62岁的高玉宝,是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办南城村党支部书记,在当地种了一辈子大蒜,是地地道道的老蒜农,对于种大蒜的门道,他比谁都懂。“说到底销路不畅。”高玉宝说,阿城紫皮蒜的种植多年来一直都是一家一户的零散种植,收下来的蒜都等着贩子到村里来抓货。

缺乏深加工的技术,仅仅停留卖包装的阶段。高玉宝说,阿城大蒜在品质上没说的,普通的大蒜打成蒜泥是白色的,放一段时间就稀释变绿,阿城大蒜的蒜泥呈黄色,搁置一会仍旧是黄色。

就在21日上午,还有拉林镇来的贩子一下收走了七八十挂蒜。十斤的大辫子卖五六十元,六七斤的小蒜辫三四十元,蒜农自己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外销。

按理说,一年能种两茬,春蒜秋菜,蒜农们应该热情很高,其实却不是这样。高玉宝说,随着人力成本的提升,种蒜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了。三铲三趟要都雇人,肯定没账算,所以即便是老蒜农也都将种植面积控制在三亩以内,自家的人手基本就够了。

37岁的刘树栋每天都会开着他的小货车来到康安路早市场卖蒜。为了能抢到一个好摊位,他都是前一天下午就在兰西县榆林镇的家中将车装好,连夜来赶集。“每捆20头蒜,卖两元钱,一车能装2000捆,不到中午就能卖完。”刘树栋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把车上的蒜理齐整。

哈市农委蔬菜处白志怀处长表示,针对阿城大蒜轮作种植消除病害的问题,市里已经做出决定,在南城、白城之外的双峰开辟大蒜种植,目前已经付诸实施,并有一定的种植面积。对于阿城大蒜的销售,农民确实无力经营。这可以通过农村合作社联合进城卖菜来打开销售渠道,另外他们正在着力打造15个地产蔬菜直营店,以此来推进地产蔬菜在市区的销路。

曾有日韩企业来寻求阿城紫皮蒜的合作,后来因为蒜头小而放弃了。为了改良品种,高玉宝从农科院购进了新疆蒜种,第一年繁殖为300头种蒜,第二年繁殖为900头,今年他手里已经有5000头蒜种。不过为了节省些人工成本,他并没有扩大种植规模的想法,明年还准备种两亩地的蒜,今年的蒜丰收了,估计价钱能不错,明天的种植面积会有些许增长,增长之后外销不畅,价钱就要下跌。多年来,阿城紫皮蒜就是在这种怪圈中,逐渐缩减的。

一亩地产1000斤的蒜,200多斤的蒜薹。今年的蒜薹价较高,能卖到六七元钱,蒜价受品质的影响很大,市场价在三五元到十几元不等。刨除人工费和肥料,利润很低。就拿今春的蒜种为例,7元钱一斤,前所未有的低价,不少蒜农是在那时候选择退出的。去年南城、白城2000余亩的种植面积,今年缩减到1300亩。

哈尔滨市场难觅阿城紫皮蒜 种植面积较去年缩减三成

62岁的高玉宝,是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办南城村党支部书记,在当地种了一辈子大蒜,是地地道道的老蒜农,对于种大蒜的门道,他比谁都懂。“说到底销路不畅。”高玉宝说,阿城紫皮蒜的种植多年来一直都是一家一户的零散种植,收下来的蒜都等着贩子到村里来抓货。

整个市场上卖青蒜的有四五个摊子,有的挂出阿城大蒜的招牌,但刘树栋告诉记者,阿城蒜是紫皮的,很多市民一看就知真伪,糊弄不了。

万亩蒜田20年后剩千亩种蒜没账算

7月下旬,是阿城紫皮蒜的收获季节。62岁的高玉宝在蒜棚里将最后一辫蒜上了架晾晒,今年的蒜收宣告完结。多雨的夏季,让周边市县的蒜都减了产,阿城白城、南城的两个村却获得了一个难得的大丰收,三铲三趟的传统精耕细作与丰沛的雨水相得益彰。“中国北方大蒜之乡”的丰收并没有给蒜农们带来太多喜悦,他们马上又开始着手二茬白菜的播种了。年初,蒜种7元一斤的低价,让蒜农们耿耿于怀,如今丰收了,但最终的收成如何每个人心里都没底。

哈尔滨的各大农贸市场、早夜市,几乎难觅阿城紫皮蒜的踪迹。由于种植成本高、市场价格低、深加工少等诸多原因,很多老蒜农都选择弃种。20年前的万亩蒜乡,如今大蒜种植面积不足1300亩。曾获得了国际公认的农产品“地理标志”证书的阿城大蒜,日渐萎缩,濒临触底。

62岁的高玉宝,是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办南城村党支部书记,在当地种了一辈子大蒜,是地地道道的老蒜农,对于种大蒜的门道,他比谁都懂。“说到底销路不畅。”高玉宝…

37岁的刘树栋每天都会开着他的小货车来到康安路早市场卖蒜。为了能抢到一个好摊位,他都是前一天下午就在兰西县榆林镇的家中将车装好,连夜来赶集。“每捆20头蒜,卖两元钱,一车能装2000捆,不到中午就能卖完。”刘树栋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把车上的蒜理齐整。

刘树栋说,他家的地里蒜空儿早就种上了秋白菜,青蒜起完菜就寸把高了。连续十几天每天一车蒜,刘树栋的蒜马上就要卖完了。

安阳路上,栾淑荣经营青蒜摊子,不但给切还负责收拾干净。她说,自己卖的蒜都是附近薛家镇的,无论是炒菜还是淹糖蒜居民都很喜欢,不到一周自己家二亩地的蒜都快卖完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