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果园改造成家庭农场

信息经济在浙江腾飞,赋予了这片土地上的农民格外活跃的互联网思维。他们开网店卖土货,红红火火。去年,我省农产品电商销售额达304亿元,占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的22.5%。也就是说,网上每卖出10个农产品,就有2个来自浙江。

同安凤南农场的东岭水库边上,有一大片果园,离洪求龙家有三四公里。每天,洪求龙都会开车到这里“巡视”,从板栗、菠萝蜜、荔枝、芒果等果树,到新建的鱼塘和各项基础设施—这里,将是他梦想起飞的地方。

浙江的互联网+农业还远不止于把农产品搬到网上。越来越多的农民在土地上播撒下互联网种子,捕捞那跳跃的数字,用它指导生产,用它提高亩产。互联网+让农民有了不一样的面貌,更让现代农业有了全新的模样。

一年前,同安农业部门组织的几次培训课给了洪求龙启发,他意识到:农业如果一直停留在贩卖农产品阶段,肯定走不远。为此,他决定借鉴台湾经验,利用果园开发家庭农场,做农业旅游。用他的话说,这贩卖的是文化,是情怀。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里,常山农民王新在电商平台上卖出超过1.5万公斤胡柚,相当于他180多亩胡柚林年产量的十分之一。而在农村电商兴起之前,常山柚农几乎家家户户都遭遇过卖难的尴尬。

在他的规划里,农场将面向学生群体和家庭群体等团体客户,提供观光休闲及水果采摘、种植等体验式旅游项目。果园内还会建起民宿,使这里成为周末度假的胜地。

一根网线改变的又何止是柚农的境遇。据统计,去年全省农产品电商销售额达304亿元,居全国首位,同比增长69%。

在推广方面,按照洪求龙的初步想法,农场的运营和宣传将倚重电商平台。事实上,在洪求龙回家后不久,就开了一家淘宝网店。每天晚上,忙碌了一个白天的洪求龙就会开始看网店数据,并“饥渴”地学习关于电子商务的各种经营之道。他还打算推出公共微信平台,负责农场的运营和推广。

数据的背后,是我省近年来率先实施电子商务进万村工程,积极搭建淘宝特色馆等农产品销售平台的有效举措。农村电商发展迅速,让余姚杨梅、缙云土面、庆元香菇等地方特色农产品都走俏网络,也促进我省农业经济转型升级。

洪求龙给家里的果园生意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他的父亲是传统果农,和村里一些农户一起成立农业合作社,做一些初步的农产品加工。目前,洪求龙已接手果园的经营、销售业务,成为合作社理事长。他尝试做了不少改变:搞批发,参加省市的各类展销会,还在网上做各种促销推广活动,洪家的水果生意渐渐有了新局面。

冠亚体育平台,农村电商更唤回一批80后、90后农二代。从淘宝网店到微信商城,再到微博圈粉,他们将自家的家庭农场越做越好。

和许多果农一样,洪求龙家有一家小农产品加工厂。在他的蓝图里,果园的生意应当是三位一体的,以电商、微信等平台为依托,在原有的果园和小加工厂的基础上,发展休闲观光农业和农副产品生产销售。谈起这些,洪求龙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不过他说:“这些只是初步的想法,资金、规划还都不够,只是做些前期的基础建设工作。”

衢江80后女生饶胜男便是这样的一个农二代。海外留学归来,她却独独看好农产品电商,经营起微店。几年下来,她家农场里的八成水果实现了网上销售。单单做微商她还觉得不够,前不久又玩起了农业+网红。在自家猕猴桃上市时,她请来网红,在猕猴桃架下来一场直播。由此,她的猕猴桃在熊猫TV映客等直播平台上一炮走红,销量噌噌上涨。

洪求龙每天都要接很多电话。在推广方面,按照洪求龙的初步想法,农场的运营和宣传将倚重电商平台。在推广方面,按照洪求龙的初步想法,农场的运营和宣传将倚重电商平台。

过去,好的农产品藏在深山人未知;如今,互联网+农业为它们提供了一个为自己代言的机会。

看到了这一点,仙居农户王文飞今年2月开发出了一款叫365直播农果园的农业直播平台。他在8个果园、520亩果林里布设了超过60个监控器,将水果结果、成熟、包装、运输的全过程记录下来,直播给观众看。在水果包装盒上还粘上了二维码,顾客可以在7天内扫码观看视频。

不出我所料,许多消费者还就吃这一套,大家看了视频以后都觉得我的产品放心可靠,下单的不少。王文飞说,经过杨梅季和葡萄季的宣传和推广,如今该平台已有会员9万多人,葡萄刚上市时,短短半个月,平台就卖出葡萄8万箱,销售额超过600万元。

一场有关互联网的深刻变革正在浙江农民的指尖开启:他们打开手机,就能实时看到自家农场的湿度、温度等数据;动动手指,又能远程遥控施肥、浇灌土地

在武义,果农潘勋剑的果园虽只有50来亩地,种的品种也只有无花果和桑葚两种,却是全省最早一批运用物联网的农业生产基地之一。通过远程监控系统,果园能自动完成灌溉、施肥、防雪、防风等多个农业生产环节。

前阵子,台风来袭,潘勋剑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给远程遥控系统发出防风指令,果园里的3套高空喷灌设备就往薄膜上喷水,提升了大棚的防风能力。真没想到咱种地的也能过上这种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白领生活。他说,这多亏了互联网+让现代农业成为体面的工作,更让农民获得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在温州永嘉,种苗木的53岁老农李金光自主研发了一套智能大棚控制系统,利用互联网传输技术对生产基地实行远程监测和运行操作。过去,一百亩地需要20多名工人才能完成浇水施肥,开关遮阳网、天窗等设施,现在只请一个技术工人就够了。老李算了算,过去农场一年的人工成本就要100多万元,现在一个技术工人也就6.5万元,即便加上设备折旧费用依然能节省下80多万元。

在浙江,一大批家庭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等新兴农业经营主体涌现,成为拥抱互联网+农业的主力军。这些新农人通过土地流转,平均拥有50亩至200亩农田的经营规模,对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有着迫切的需求,渴望着做一个既体面又多金的互联网+农民。

早些年,浙江的田野上便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钢化大棚,一栋又一栋连绵不绝,让人不禁感叹,现代农业让农田变了样。如今,大棚还是那些大棚,可其中发生着更大的变化:传感器在田野里捕捉奔跑的数据,让浙江农业更加智慧和高效。

截至10月,我省已累计建成现代农业园区818个、面积516万亩。通过现代化的农业园区建设,省农业部门引导各地发展智慧农业、精准农业,构建农业物联网测控体系。越来越多的农场实施了水肥一体化、智能节水灌溉、农作物病虫害监测预警等精准化作业,施肥用药少了,产量却不减反增。

在浙江铁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基地里的温室建了智能化监控与自动化数据采集系统。有了它,5000多平方米铁皮石斛组培苗厂房都能进行通过手机、电脑终端管控,按着温室内的数据精准地浇水用肥。企业有关负责人说,基地现在每年至少能节省水肥成本25%,节约农药成本40%。

互联网+不单改变了种植业的模样,畜牧业、渔业、林业也更加智慧。

在浙江美保龙种猪育种有限公司,不单2000多头母猪的吃喝拉撒全由智能化的喂料供水系统说了算,养殖场里还安装了瑞典蒙特恒温控制系统,种猪住得暖不暖也不用人来操心了。

在湖州南浔区,菱湖镇的养鱼大户也在鱼塘里安置温度传感器、湿度传感器、土壤水分传感器等物联网设备,监测水产养殖环境,为鱼提供最佳的生长条件,调节生长周期,提高经济效益。

互联网+还让农业服务变得普惠便捷,农业部门为农民生产提供的信息服务效能大幅提升。以病死畜禽收集处理为例,过去对于它的监管一直让人头疼,互联网+为我们解决这个难题提供了可能。省农业厅有关专家说。

在龙游,集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通过一套智能网络平台有效杜绝了病死畜禽随意丢弃、贩卖屠宰等现象,日处理病死畜禽20吨。据介绍,通过智能系统,农业部门、养殖户、保险公司和当地病死猪勘查收集调度中心的数据共享,形成相互监督,确保死亡生猪收集率、处理率、理赔率均实现100%。同时,收集车辆还安装GPS定位仪,人员配备行动记录仪和平板电脑,收集现场全程实时上传画面,全程监控。

浙江的田野上,越来越多的农民追逐着头顶的这片白云。追着追着,他们有了不一样的面貌;追着追着,浙江农业也有了不一样的容颜;追着追着,城乡的数字鸿沟也在一步步缩小

手机种田,智慧又安全

衢江现代农业企业插上信息化翅膀

衢州市衢江区全旺镇三易易生态园坐落在全旺现代农业园区内,6000余亩田地,集花卉、果蔬、畜禽养殖、休闲观光于一体,是国家首批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园区。2015年,为改变传统农业粗放型生产方式、发展智慧农业,三易易生态园应用物联网技术,在5000平方米的金线莲等中药材种植基地及300亩精品水果种植基地内均安装了物联网设备。如今,金线莲种植基地除种植、采摘、日常养护工作外,包括灌溉、控温在内的大部分工作,都由智能调控系统和感知系统完成。

每天早上7时,90后小伙子管宇都会准时出现在恒温室,掏出手机轻点屏幕,顶棚遮阳装置便会自动打开,让金线莲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想了解农作物的生长状况,随时可以在手机、电脑上实现智能监控。管宇是金线莲培育基地的负责人,他每天的工作几乎都是在手机和电脑前完成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