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与东盟的渔业合作近年呈现不断升温的势头。据统计,我国2005年上半年与东盟水产品贸易总量达16万吨,贸易额达1.88亿美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16.5%和19%。

中国与东盟的渔业合作近年呈现不断升温的势头。据统计,中国今年上半年与东盟水产品贸易总量(不包括中国渔船自捕运回水产品)达16万吨,贸易额达1.88亿美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16.5%和19%。

核心提示:
:东盟多数国家都拥有海岸线,其海洋渔业资源丰富,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首先了解东盟的海洋渔业资源概况,其次从东盟海洋捕

由中国农业部和马来西亚农业及涉农工业部联合主办的“中国—马来西亚渔业合作商务论坛”昨天在广州召开,来自广东、广西、海南、福建等中国渔业省、区的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代表与马来西亚的农业官员们希望,在这个论坛上,双方就远洋捕捞、水产养殖和渔业进出口贸易等方面达成合作。事实上,这已经是中马双方在一年之内第三次聚首商谈渔业合作事宜。

从2005年8月16日在广州举办的中国-东盟渔业合作论论上了解到,我国继与东盟签署《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后,这几年已先后与印度尼西亚签署《渔业合作协定》,与菲律宾签署了《渔业合作谅解备忘录》,与越南签署了《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与东盟各国的渔业合作热不断升温。

据新华社广州8月16日电,记者从16日在广州举办的中国-东盟渔业合作论论上了解到,中国继与东盟签署《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后,这几年已先后与印度尼西亚签署《渔业合作协议》,与菲律宾签署了《渔业合作谅解备忘录》,与越南签署了《北部湾渔业合作协议》。

:东盟多数国家都拥有海岸线,其海洋渔业资源丰富,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首先了解东盟的海洋渔业资源概况,其次从东盟海洋捕捞渔业、海洋养殖渔业入手分析东盟海洋渔业产量发展状况,并以水产品贸易为例,探讨东盟海洋渔业加工贸易情况,最后在东盟自由贸易区及海上丝绸之路背景下,通过发挥中国海洋渔业养殖技术、捕捞技术、加工技术拓展双方海洋渔业合作空间,从而弥补东盟海洋渔业发展中存在的捕捞技术落后、养殖品种单一、加工产品附加值低等不足。

广东看重远洋渔业

据介绍,近年来,我国与东盟各国在渔业捕捞、水产技术交流、海洋生物资源开发与养护以及水产品贸易等方面的合作不断增强。2004年,我国与东盟水产品贸易总量达到34.8万吨,贸易额达4.16亿美元。

近年来,中国与东盟各国在渔业捕捞、水产技术交流、海洋生物资源开发与养护以及水产品贸易等方面的合作不断增强。2004年,中国与东盟水产品贸易总量(不包括中国渔船自捕运回水产品)达34.8万吨,贸易额达4.16亿美元。

海洋作为新世纪世界发展的高频词汇,正在成为人类的第二生存空间,而海洋渔业作为海洋三大主要产业之一,其发展壮大将带动一国海洋经济的拾级向上。东盟国家除老挝外均拥有海岸线,其海洋渔业资源丰富,但东盟海洋渔业在发展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中国是与其陆海相邻的好邻居、好伙伴,挖掘东盟与中国海洋渔业合作的潜力,拓展双方海洋渔业的合作空间,将有助于解决东盟海洋渔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现有研究主要集中为东盟单个国家的渔业发展状况及与中国的渔业合作空间,对东盟区域性海洋渔业发展研究较为稀缺。因此,本文从东盟区域性海洋渔业入手,探究其在海洋渔业资源、海洋捕捞渔业、海洋养殖渔业、海洋渔业加工贸易方面的发展状况和与中国海洋渔业合作的空间。

中国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卢肖平说,广东、广西、海南、福建四省、区与马来西亚自然条件类似,具有广阔的合作前景。在《中国与东盟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和《中马两国政府农业合作协议》的框架指导下,通过形式多样的交流和接触,两国渔业合作一定能得到很大的发展,结出丰硕的成果。

农业部渔业局副局长介绍说,在加强与东盟及世界各国发展渔业合作的同时,我国渔业经济近年取得了迅速发展。2004年,我国水产品产量达到4900万吨,水产养殖发展尤为迅速,产量达到3200万吨,养殖产品占水产品总量的比重从20年前的29%升至65%,成为世界主要渔业国家中唯一一个养殖产量超过捕捞产量的国家。

农业部渔业局副局长柳正介绍说,在加强与东盟及世界各国发展渔业合作的同时,中国渔业经济近年取得了迅速发展。2004年,中国水产品产量达4900万吨,其中水产养殖产量达3200万吨,养殖产品占水产品总量的比重从20年前的29%升至65%,成为世界主要渔业国家中唯-一个养殖产量超过捕捞产量的国家。

东盟是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文莱、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十国在内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总称,除老挝外,其余九国都拥有海岸线,海洋渔业资源丰富。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海岸线相对较长,海洋渔业种类繁多。印尼海岸线万公里,属世界第二,可捕捞种类200多种,以金枪鱼、马鲛鱼、沙丁鱼等为主,另有世界着名的巴干西亚比亚大渔场[1];马来西亚海洋面积超过其陆地面积,经济价值渔类80余种,虾、蟹资源丰富;菲律宾境内多内海、海峡和港湾,可作商业捕捞的种类包括黄鳍金枪鱼、罗非鱼、鱿鱼、章鱼等70余种,拥有巴拉望、苏禄海等多个渔场[2];泰国渔业活动集中在泰国湾和安达曼海,海洋资源种类850多种,稳定于鱿鱼、罗非鱼、对虾、蟹、鱿鱼等;越南全国约有一半的省市临海,已发现的海洋渔业资源6000多种,沿海有数十个渔场,盛产红鱼、海参、虾、蚌、鳍鱼、鲐鱼等。缅甸、柬埔寨、文莱、新加坡海岸线相对较短,但缅甸境内有伊洛瓦底江和萨尔温江两条河流入海,拥有适合各类海洋生物生长的红树林、珊瑚礁、海草和海滨泥地,其50米深处水域尚待开发,缅甸的海洋渔业资源潜力巨大[3]。柬埔寨也因依靠泰国湾的优越地理位置,其人工水产养殖和远洋渔业前景广泛。文莱拥有健康的海域环境,且自然灾害较少,另有丰富的金枪鱼资源,为海洋捕捞与养殖创造了条件[4]。新加坡海水昼夜变化小且营养丰富,适合海水虾养殖。东盟除少数国家尚待开发外,多数国家海洋渔业资源丰富,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为其挖掘丰富的海洋渔业资源提供了空间。

四省、区对“成果”的期待更为具体而迫切。广东是渔业大省,在论坛上,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的负责人希望双方能积极开展远洋捕捞和渔船修造业、水产养殖和加工的合作。这位负责人特别提到,希望将远洋渔业合作纳入政府农业合作框架。福建、海南两省的渔业部门负责人还提出,希望在马来西亚合作建立包括对虾在内的高效养殖基地。

1、海洋捕捞渔业发展状况东盟的海洋渔业捕捞量及种类如图1所示。总体来看,捕捞总量呈稳步增长趋势。1950年海洋渔业捕捞总量60.8万吨,2015年达到1486.8万吨,年均增长率5.0%。其中在2000年以前呈快速增长态势,年均增长率6.15%,2000年以后,增长趋势呈现缓慢状态,年均增长率1.4%。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东盟捕捞技术相对落后,作业方式仍以传统捕捞为主,加之多数海域资源尚未开发,限制了捕捞产量的增长。另一方面,据粮农组织数据显示,1996年全球渔业捕捞量已达到顶峰,为1.3亿吨,东盟为了维护海洋渔业资源、保护海洋生态,放缓了捕捞产量。捕捞总量中,印尼占比41.1%,是其主力军。从捕捞种类看,鱼类一直是东盟海洋渔业捕捞的主要品种,且远超其他三类。2015年东盟国家鱼类捕捞产量1283.1万吨,软体类捕捞产量92.09万吨,甲壳类82.82万吨,藻类7.86万吨,鱼类占比86.29%。2、海洋养殖渔业发展状况从图2可以看出,东盟海洋渔业养殖整体呈快速增长趋势。其发展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缓慢增长时期:1950-2000年之间增长相对较慢,年均增长率7.35%;第二个阶段为高速增长时期:从2000年以后,进入高速增长时期,2015年养殖总量达到1644.66万吨,年均增长率13.98%。究其原因,一是海洋渔业捕捞量的缓慢增长,促进了养殖业的发展;二是东盟国家对海洋渔业养殖的重视度提高,扩大了养殖规模,提升了养殖产量。印尼因其悠久的养殖历史,养殖产量位于东盟首位,2015年占总量的76.45%。从养殖种类来看,藻类养殖发展迅猛,其次为甲壳类,鱼类与软体类养殖并不发达,这与东盟的捕捞种类相差较大。2015年藻类养殖产量1311.06万吨,甲壳类养殖产量168.57万吨,鱼类养殖产量115.44万吨,软体类养殖产量45.61万吨,藻类占比79.71%。

马来西亚国家渔业局提出了一个详细的清单,详尽介绍马来西亚的渔业结构、投资优势、主要的水产养殖业务、投资回报率以及政府在规划、基础设施、税收等方面的支持政策。马来西亚的近海捕捞已经接近可持续利用量的上限,因此水产品需求的增长点将由养殖业来代替,而这一点恰恰是双方最为感兴趣的地方。

1、水产品加工状况东盟国家水产品加工方式按国内消费和国外销售分为两种:一种是用来满足国内市场,约有一半的水产品进行鲜销;另一种是将水产品加工成冷冻鱼片、罐头、干、腌、熏制品进行国外销售[5]。具体来说,东盟主要国家如菲律宾突出为虾类、蟹肉、鲍、鱿鱼等的冷冻加工,印度尼西亚除冷冻加工外还包括虾、蟹、青蛙腿等的罐头制品加工,越南鱼类冷冻加工占据多数,泰国则由于水产品原料丰富且劳动力低廉,水产品加工基础设施完善,加工行业相对发达,其金枪鱼罐头和虾类制品的出口量,在世界水产品市场上居于首位。总体来看,虽然泰国加工业态势良好,但东盟水产品加工方式仍以初级加工为主。2、水产品进出口贸易从图3可看出,东盟在世界水产品市场上的贸易总额呈波动性增长态势,自2006年的107.66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164.44亿美元,年均增长率4.82%。出口是东盟水产品的主要贸易方式,且与贸易总额走势相同,2006年水产品出口额78.72亿美元,截止到2015年,水产品出口额增加至109.65亿美元,年均增长率3.7%。进口额呈稳步增长趋势,2006年水产品进口额28.94亿美元,截止到2015年,水产品进口额增加至54.79亿美元,年均增长率7.3%。这表明东盟的进口需求在逐步提升。中国、日本、韩国、美国是东盟的主要水产品贸易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在东盟水产品市场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加之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全面建成及中国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极大地推动了双方水产品贸易的往来,2015年东盟与中国的水产品贸易总额17.61亿美元,占东盟贸易总额的10.71%[6]。

马方倡议举办论坛

1、东盟与中国海洋渔业合作状况东盟多数国家与中国签订了渔业合作协定。2000年越南与中国达成了《中越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2004年中越又签订了渔业合作协定的《补充议定书》和《北部湾共同渔区资源养护和管理规定》;2001年印尼与中国敲定了《关于渔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和印度尼西亚海洋事务与渔业部就利用印度尼尼亚专属经济区部分总可捕量的双边安排》;2004年菲律宾和中国协商了《中菲渔业合作谅解备忘录》,同年马来西亚与中国开展了“中马渔业合作商务论坛”;2009年文莱与中国也达成了渔业共识,签订了《渔业合作谅解备忘录》。此外,还签署了一系列多边合作机制,2002年东盟与中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动宣言》,同年签署了《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2003年中国加入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建成,多边合作机制的确立将为中国与东盟国家展开海洋渔业合作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此外,东盟国家与中国也相继开展了渔业磋商。就近五年来看,2013年越南与中国为了更好的建设中国—东盟自贸区以及响应“两廊一圈”的构建,越南与中国举办了渔业产业交流会,就渔业养殖、管理、市场等领域进行了探讨,并为中越渔业发展提出了建议,奠定了中越海洋渔业合作的基础。2014年马来西亚对中国福建的水产养殖进行了考察,也提出了合作意愿,这将有利于中马海洋渔业养殖合作的开展;2016年越南与中国广西进行了水产养殖技术培训交流,不仅增强了越南与中国渔业技术的相互了解,还将中国技术进行推广,有利于中越对海洋渔业养殖技术的合作交流。2017年柬埔寨渔业部与中国签订了渔业产业化项目战略合作备忘录,将开展柬埔寨与中国的捕捞合作,深挖柬埔寨的海洋渔业资源,推动中柬海洋渔业经济的发展。东盟国家与中国开展的渔业交流,将有助于拓宽东盟与中国海洋渔业的合作空间。2、东盟与中国海洋渔业合作发展空间从对东盟的海洋渔业产业及加工贸易分析可知,东盟海洋渔业捕捞在进入新世纪以后,增长速度放缓,主要原因既为东盟国家捕捞技术相对落后;东盟海洋养殖渔业增长较快,截止到2015年其养殖产量已经超过了捕捞产量。但从养殖种类来看,由于东盟国家的海洋养殖渔业处于起步阶段,养殖水平、养殖设施较为落后,导致养殖品种单一,主要集中为藻类养殖。此外,水产品作为东盟贸易品种的大类,在跨东盟共同体的三大支柱中有着重要的贡献,从图3也可以看出东盟与世界水产品市场的进出口贸易额整体呈增长趋势,但在2015年有所下降,水产品加工种类仍然停留在初级加工阶段,冷冻水产品加工及干、腌、罐头制品占据主力军,水产品加工附加值低,不仅不利于东盟水产品贸易的长足发展,也难满足人们对水产蛋白的需求,不能实现选择的多元化。由此可知,东盟的海洋渔业产业面临转型升级,其迫切需要与世界上技术或资金雄厚的国家展开合作,以推动东盟海洋渔业的发展。中国与东盟地理位置相近,中国的温带季风性季候与东盟的热带气候形成了海洋渔业资源的互补性,为海洋渔业合作提供了可能[7]。中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将进一步推动双方的海洋渔业合作。中国的捕捞技术相对于东盟来说具有优势,可以通过技术交流会等帮助东盟国家改善捕捞技术,提升东盟海洋渔业捕捞量;并且中国是传统的养殖大国,在海洋渔业育种、繁育、深水网箱、池塘养殖方面具有先进的经验,中国与东盟应开展养殖合作平台,促进东盟海洋养殖渔业的多样发展,增加养殖品类;此外,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全面建成,使得双方对超过90%的产品实行零关税,这将为双方水产品贸易合作提供动力,增加东盟水产品的贸易额度;加之中国从内提升了科学技术,从外引进了先进的生产设备,使得中国水产品加工的方法和手段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双方水产品加工合作将弥补东盟单一的加工技术,满足人们对于水产品的多元化需求;近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资金实力雄厚,可以加大对东盟的投资力度,促进双方海洋渔业经济的发展与合作。总之,东盟具有非常丰富的海洋渔业资源优势,而中国在捕捞、养殖、加工技术和经验上占有优势,双方进行优势互补,将具有非常广阔合作的前景。

今年5月,马来西亚农业部部长默罕默德。亚辛一行来华参加在北京召开的亚洲合作对话部长级研讨会,并考察了广东省渔业发展情况,倡议举办本次论坛。

[1]韩杨、曾省存、刘利:印度尼西亚渔业发展趋势及与中国渔业合作空间[J].世界农业,2014.

今年7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了第一次中马联合工作小组会议,《会议纪要》显示,双方同意将在2004年至2005年开展渔业合作,并成立渔业技术工作组,同时,中方邀请马方参加于今年11月在南宁举行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并确定于今年下半年在广东省召开有关渔业贸易和技术合作的商务论坛,以及在2005年召开第二次中马农业合作联合工作组会议。

[2]韩杨、杨子江、刘利:菲律宾渔业发展趋势及其与中国渔业合作空间[J].世界农业,2014.

马来西亚与我省渔业合作比较密切,1998年我省海洋与水产局就与马来西亚沙巴州签定了渔业合作协议,开展远洋渔业合作。2003年我省与马来西亚水产贸易量达到1万吨,贸易额近2000万美元。

[冠亚体育平台 ,3]廖海燕、毛蒋兴、林妍:中国与东盟国家海岸带开发与综合管理比较研究[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2017,34.

中国农业部渔业局有关负责人指出,中国特别重视与东南亚国家发展渔业关系。2000年12月,我国与越南签定了《中越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该协定已于今年6月30日生效;2004年9月,中国和菲律宾签署了部门间渔业合作谅解备忘录,为双方开展进一步的渔业合作奠定了基础。而2003年我国与马来西亚的水产品贸易额达到5839万美元,贸易量4.11万吨,成为沿海地区出口创汇的主要产品。

[4]段有洋:中国与文莱渔业合作的分析[J].大连水产学院学报,2009,24.

[5]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渔业概况编写组: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渔业概况[M].北京:海洋出版社,2012.

[6]马驰:中国与东盟水产品贸易的现状及发展对策研究[D].广西大学,2016.

[7]张士海、陈万灵:中国与东盟渔业合作的机制与框架[J].海洋开发与管理,2006.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